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1

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中巴终于开进了左所,在这个时候,似乎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取道西昌盐源去泸沽湖。

昨天晚上盐源就开始下雨,一直到早上还没停,还担心泸沽湖这边也一样呢。还好,在路上的时候就看见湖这边已经开始出现蓝天白云了,心也就定了点。不过这一路过来也够惊险的了,修路修得破破烂烂,加上下雨更是泥泞不堪。真后悔坐在车头,什么都看见了,好几次车子已经开到了悬崖边上,下面就是浊黄的激流,心都快跳出来了。120公里走了7个小时,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在这条路没修好之前,我可是不会再走了。

站在左所街头,有些茫然。中巴司机告诉我会有车到大嘴村的,但是街上别说车了,连人也不多一个。问了问小商店里的姑娘,原来今天有交警查车,所以都不敢开了。难怪!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交警查车?真够勤奋的。小姑娘告诉我:从这里走到大嘴也就半小时。想了想,干脆走过去算了,这样等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一走出左所,迎面就是绿油油的农田,可是我只认得还没长高的玉米,其他都不认识。前方的格姆女神山特别明显地比别的山高出一截,山上是狰狞的悬崖峭壁,令人望而生畏,难怪是神山了。

远方隐约看见一片水面,想必就是泸沽湖了。连续两天坐超过7小时的车,终于可以一亲芳泽了,想着心里都觉得美,自然就笑了起来。还好周围没有人,不然的话真的把我当傻子看了。

徒步的时候,往往看起来觉得很近的地方,却总是走半天也走不到。明明已经看见泸沽湖的身影了,却是怎么加快脚步都走不到湖边,格姆女神山也是遥不可及的样子。高原的阳光开始发放热力,一开始还觉得暖洋洋的,到后来晒得我口干舌燥,脖子生疼。半小时已经过去了,不要说大嘴村了,连湖边都还没到。

终于到湖边了,赶紧把背包扔下放松肩膀。湖水真的是蓝,在微风的轻拂下静静地漾着;周围很安静,只听见几个光腚的小孩玩水的嬉笑声。几艘猪槽船停在湖面上,却是离岸十几米的地方,看来是已经荒废不用的了,要不然到时候该怎么拿?

到了水边,怎么可以不亲近一下呢。湖水又清又凉,清得可以细数湖底的五色幼沙,凉得通过双手沁入心脾。真舒服啊,舍不得走了。不过抬头一看,大嘴村就在前面的湖湾里,明显的标志就是村后半山上的纳西经堂,还是先过去了再玩水吧。

土路一直沿着湖边,虽然背着沉重的背包,但是望着这一汪湖水,就已经足以忘记劳累,心旷神怡了。泸沽湖就象充满魔力的潘多拉匣子,时时勾引我停下脚步,就是为了看一眼那蔚蓝的湖水,听一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不到两公里的路程,就在这样走走停停之下,花了1个小时才走到大嘴村。

为了亲近泸沽湖,我特意住在了村子里唯一一座建在水边的三层木楞房—-瓦玛若家园。二楼的走廊面对着广阔的水面,坐在美人靠上,迎面吹来凉爽的湖风,真是快活似神仙啊!眼前的景色也让人陶醉,四周青翠的群山环抱着泸沽湖,对开湖面上的大嘴小岛上绿树葱葱,用句老土点的形容:真的象镶嵌在蓝宝石上的翡翠。

山里的天气的确是说变就变,湖上很快就阴云密布,狂风暴雨起来。刚刚还是蓝色的湖水,被这么一搅和,完全失去了温柔了一面,变得尤如被困的野兽在咆哮。想不到泸沽湖给我的见面礼就是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

手表“哔哔”的两声,已经是晚上8点了,但是天空在经历了那一场风雨后,却还没有暗下来的意思。我坐在走廊上,望着湖对岸左所的方向,享受着雨后的清凉。忽然,灰暗的天空似乎在哪里裂开了一样,将夕阳金黄的光线投射在山上,青葱的远山立刻金光一片。这日落的回光返照吸引我马上从房间里拿相机出来,但马上发现,就这一瞬间的功夫,泸沽湖已经将最美丽的礼物送到了我面前—-一道绚丽的七色彩虹!

彩虹从吐布半岛上缓缓升起,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外到里清晰地排列,而且很快彩虹就跨越了湖面,跨到了我所处的大嘴这边。那感觉真壮观啊!彩虹不再是平面的了,而是立体的呈现在我面前,如同一座桥从我的头上跨过。相机已经失去了作用,如此高大的彩虹,根本不可能将她完整地照下来,只有深深地留在脑海深处!

再回望村后的格姆神山,太阳的光芒从山后放射出来,如万箭齐发般刺破蓝天。这才是真正的神山啊!

实在要感谢阳光在最后时刻的无私奉献,泸沽湖才会将最美丽的一面呈现在我的面前。就在彩虹升起的那一刹那,我深深地爱上了泸沽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四 * = 28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