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所书店

11月25日一家书店对外开张。好几位朋友曾以为那是一家即将落成的时装店。这家书店名为“方所”,其意思为“定是常住,便成方所。”。每次读出这个书店的名字,我却想到一个单词Francois,中文音译为”佛朗索瓦“。 这是广州一家充满文艺气息的场所,人可欣赏时装,可观赏精致家品,可闻着糩木的香气和咖啡。更重要地,人可听着瓦楞滴水般的音乐看书,选书,闻书,读书,甚至听书。

这是一个都市人向往的空间。一个城市因为聚集这样那样的美学空间而更加美丽。城市是一个生命体,承载了社会这个生命体。社会可以是一头恶魔,也可以是 一个天使。我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向往有美感的生活。我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也同时在这个城市中吟游。期待,我们的都市里,开放更多这样的美学公共空间,让每一个生命体有一个短暂落脚的栖息地。

《大方》-《在印度》

安妮宝贝主编的《大方》杂志,我关注了一段时间。这本杂志书出了两期,然后被停刊。这一消息反而激发我要把两期杂志书都收藏起来。我首先购买了第二期。安妮宝贝撰写了一篇她在印度禅修的体验。这篇文章激发我不得不写点什么。走在路上酝酿此文,我发现自己就如一只微不足道的蠹鱼(书虫)趴在许多美好精神的身上。有时候,我并不在阅读,而在感受那些精神的气息。

安妮宝贝在这篇禅心心得里传递出印度这个国家和人民不是我们所认知的落后。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信仰蒙熏他们的认知和行为。借一步引用《法华经》中的《香赞》” 炉香乍热, 法界蒙熏, 诸佛海会悉遥闻 ,随处结祥云, 诚意方殷, 诸佛现全身“。我作为阅读者,首先感受到作者内心建立了禅宗佛性,由此她看到了当地社会民生中信仰在个体上的力量。

”我见到的印度,是一个和自然无限融合人们宁静笃定地劳作和存在的国度。嘈杂肮脏的村镇,开阔丰饶的麦田,辛勤耕耘的农人,表情安定举止缓慢的路人。也许跟所 经过的地区有关,旅程大半时间回转于极为贫困偏僻的农村,又也许我只是一个匆促经过的旅行者,没有深入它更实质更深层的日常生活。但我仍隐约意识到所见到 一切,即便也许只是组成表层,但却可能是它最为真实而核心的部分。“ (安妮宝贝,2011)

在这趟禅修旅途中,安妮宝贝进一步思考佛陀的生命轨迹。在感悟佛陀的哲学观的同时,她静谧地感受她的生命。

在阅读一个禅修者的旅行游记的时候,我在想种种媒体和旅行社塑造了一个怎样的旅行意义和旅游世界? 那个旅游世界里,人们要求享乐,忘却烦忧。有的人要去另一个地方的精品酒店,体验不一样的”家“,做一场梦。有的想做个诗人,有的想做一回唐璜。女人想做一次公主;男人想做一次国王。

 

“天水”溯源

广州中山大学内有一处素食私厨,提前预约,掌勺人天水为三两桌客人做可口健康的晚膳。我问起何为“天水”。他回道“这是茶会上我的名字。”原来私厨还定期举办三五好友的茶会。但是,我还是没明白“天水”的出处。偶尔问起喝茶的朋友,她说应在《茶经》里提到。我仅阅读到,陆羽茶师发现茶的用水以山水的品质最好,其次是江水,然后是井水。匆匆浏览《茶经》,我还没看到“天水”二字。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敦煌与丝绸之路》(杜斗成、王书庆, 2004)里我发现“天水”。原来天水是个地方,始建于周代,叫做邽戎邑,秦朝设立为邽县,后来有了秦州、天水和成纪等名称,是丝绸之路贸易的周转站。天水多甘泉。杜甫以诗赞美天水的水“香美胜牛乳,可供十方僧”(杜斗成、王书庆, 2004)。阅读到此,心里一叹,“这可了得? 水的味道犹如牛乳甘甜?修行人最讲究身体和意识的归一,好水能帮助修行人获得当下的专注。”

由此,“天水”的来历,我算弄明白了些。陆羽茶师总结山中甘泉冲泡出来的茶水最佳。天水的崇山峻岭蕴育出美味泉水。我找到了茶和天水的关系,也明白茶会上有人自称“天水”。再进一步想象,天水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中转站。那么茶叶必是那里历来重要的贸易品。忽然,我想穿越,到不同的朝代,走一趟丝绸之路,喝那时的人喝茶。

旅行社和驴友

今天阅读一本管理学文献合集,其中提到著名管理学家孔茨指出,“从组织化的生活开始出现,管理问题就已经存在了……”(李钢,2008)这句话却激发我思考旅行社和驴友的关系。

驴友是部分都市中高等收入中国人完全独立组织,安排和实施自己旅行计划的人。他们不满意旅行社组织和安排的度假活动,尤其不满意旅行社塑造的文化趣味和审美趣味。驴友背上背囊,以独立精神的态度外出旅行。出游的动机可看作逃离都市生活,寻求身体和心理的刺激快感,开阔视野,寻获精神上的愉悦感,甚至启发智慧。他们攀登雪山,深潜大海,徒步大自然塑造的奇幻地貌,穿越一点承载历史和文化的道路(例如,茶马古道),住在完全陌生的文化圈里。这样的旅行态度和方式足以让旅行社的产品显得庸俗僵化,唯利是图。

天下若比邻组织的徒步旅程

近年,通过网络社区,驴友建立社交网络,召集小团队外出。大家外出享受休闲,费用平摊,猎奇探险,挑战身体极限,建立旅行中的平等、民主和互惠关系,建立旅行之外的社会关系网。随着户外活动团体日益增多,驴友意外事故也随之增加。

旅行社是什么?它以营利为目的,承担组织、安排、实施一个群体旅行计划的中间角色。这个中间角色也可被拟人化,传递不同的文化趣味、审美品味、金钱观念、休闲观念等。中国旅行社对休闲价值观的意识和理解会逐渐提升。随之,其设计的产品的文化内涵会丰富起来。满足小众趣味的旅行社会出现。当前,有许多营利和非营利机构组织(例如,驴友网络社区)小众趣味的旅行活动。但是,旅行社组织这类活动有其不同的特征。

天下若比邻组织的都市骑行漫游旅程

旅行社和驴友团体的差异特征在哪里?旅行社承担管理游客团体的责任,承担每一个游客人身安全的责任。驴友团体的领导者(俗称“驴头”)要自觉地承担管理驴友团队的责任,但不承担每个驴友的人身安全。总而言之,游客的人身安全风险旅行社要管理。驴友的人身安全风险是自主管理。

不论是“驴头”还是旅行社,一旦组织团队出游,意味管理组织形成。每一个个体的自由度受到限制。“驴头”或“旅行社”与个体之间就“自由度”进行博弈。在这种博弈中或是民主地协商,或是权威者决策。最终组织者与参与者要达成一种共识。

结语:能满足小众趣味,承担高风险旅游活动策划的旅行社需要有社会责任感,有负责任旅行的使命感,能实施高风险活动的人力资源。

我们开始审美城市

什么谓之“审美”?简单而言,主体(我)对客体(他她它)通过五官(眼耳口鼻、肌肤)和意识的感知过程。感知带给我们各种感官和心理刺激,然后我们意识到愉悦的、落寞的、怀旧的、哀伤的情绪。

不少中国人开始以审美的眼光阅读他们居住的城市,或者他们到访的城市。我觉得一个城市总有让当地人愉悦的角落。理想主义者克服各种困难,创造出来这些快乐的地方。大众的理想主义情怀并不与商业化冲突。倘若理想主义精神与商业化发生冲突,那我只好无奈地解释我们都逃离不了“现代性的牢笼”(马克思-韦伯,齐格蒙特-褒曼),或者我该说“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主掌心”(吴承恩)。

在这样的前提铺垫之下,我对座座现代化城市进行审美,收集有关它们的那些不知名的街道和社区,带上摄像头像素超过500万的手机随拍那些静寂的景致。我以为是我发现那样的风景,殊不知那样的风景已经被“画”好。我就是那逃不走的孙悟空。尤其在上海和苏州,规划和塑造这样“风景”的团队有着超过大众的审美趣味。

今天,我的书桌前放着两份从昆明旅游交易会收集到的“漫游”宣传单。一张来自上海市徐汇旅游局;另一张来自苏州平江历史街区保护整治有限公司。究竟是这些行政或商业机构还是某一个理想主义者记录了这样的“漫游”线路,我并不讲究,只为能有这样的规划设计而高兴。

上海有一条武康路,与淮海中路交集。这条老路上有不少名人故居和老房子,共有30座被推荐的建筑。老房子飞进新来燕。从功能上,有的是艺术廊,有的是私家洋房,有的是独立品牌精品店,有的是茶室、红酒馆、咖啡馆或餐馆,有的是精致酒店,还有古琴文化会所。都市女人最爱把时间消磨在这样那样的独立品牌精品店里。女人们把所销售的商品审阅一番。是原创,是单品,还是批发进货都瞒不过去的。想了想,觉得这条街还少了古董书店。书香味薄了些。黄卓越和党圣元先生曾编著《中国人的闲情逸致》。我想这条武康路可看作一条反映“现代上海人的闲情逸致”的路了。

倘若你有许多出国旅行的经验,渐渐地,你发现北京的798可以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找到呼应;厦门的鼓浪屿和希腊的某个小岛气质巧合;广州的江南西地下商场街道有那么点日本大阪梅田火车站的影子;要寻找回10年前的阳朔西街那么去老挝的万荣吧;丽江古镇现在的面貌并不是世界唯一的,因为老挝有一种世界文化遗产古城,名为琅勃拉邦。

数年前在苏州,我就不带任何攻略,请了个三轮车师傅,让他带我蹬进平江路。可惜时间仓促,我没能在那里浸润几天。这几年,平江路里的文化空间发生了变化。这条老街一直保存了许多江南明清时期园林或普通民宅建筑。这类建筑以木雕、石雕和砖雕为主要装饰手法。功能上,老房子了容纳了古典园林,咖啡馆、饭馆、客栈、茶社、博物馆。 有时,我傻傻地想孩子们应该在这条街上长大。平江历史街区保护区内,小桥流水人家,古巷幽竹闲情。过去中国人的闲情逸致为后人留下了独一无二的城市规划和文化。这样的地方还有哪些?例如成都的宽窄巷、江南古镇、北京大栅栏……Hold住, 历史上的遗憾暂且不提了,在此不反思不批判了。忍不住多说一句,梁先生林先生抱住城墙石头哭泣是传说还是事实,我想到了也会哭。

《南都娱乐周刊》今期说成都

我一直想去成都。我们的团队里有三两个成都人,气质很不一样。最显著的特点:不着急,不over。 间接地,我感受到一点成都的温温的态度。我想这是其中一种现象。成都人做起事情来,该急的时候一样心急火燎。

去成都是不是非要到景点里瞧一瞧。我常常听闻武侯祠。那是藏族人聚居的地方。更吸引我的是武侯祠的藏族聚居区。今期《南都娱乐周刊》从多角度描述成都这个选秀人才之都。其中覆盖成都的酒吧、摇滚乐、驻唱、四川音乐学院、评书、茶馆、麻将、公园、夜宵、方言、戏曲小品。吸引我眼球的信息包括:在武侯祠有一处藏族人专场的地方。知名的藏族歌手乃至歌唱家都要在那里演出; 耍都老街上的小吃。其中粉蒸牛肉馆的图片足以让我哈喇子分泌出来;还想听李伯清的评说。估计成都话不太难领会

图片来源: www.goog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