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任的野外徒步

当你要出去徒步旅行时,记住以下几点:将有助于维护生态和美景

1)不要在任何水源的100米内大小便,这样做可导致严重的疾病传染,而且还污染了宝贵的水资源。

2) 洗手至少远离水源50米, 并使用可生物降解的清洁剂。

3) 在热门的徒步旅行地区最好不砍伐木材用于生火,因为这可能导致森林的快速砍伐, 相反使用煤气,甲基化酒精或其他液体燃料作为燃料的炉子, 避免采用一次性丁烷煤气罐作为燃料的炉子。

4)当你步行时务必走在现有的路径上,因为山坡很易于被侵蚀。

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旅行游记-7

在没有纵览日本的前提下,这个国家的面貌令人看不出悬殊的贫富差距。富裕的贫穷的人都骑自行车。只有观察细节,例如看衣服的料子才能发现层次分别。大多数衣服中国制 造。有一些看着眼熟,可不就是广州老鼠街的货色? 有一些可不就是正佳天河城才有的?在职业场合之外的日本人衣着风格让人感受欧洲的田园诗。尤其到了周末,当地人全体换休闲装。刹那间,我以为在欧洲哪个小 城镇。帆布鞋、七分裤、个性化的T-shirt,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潮。再说日本女生的妆容。大部分偏爱白皙的皮肤。日本女生确实白。她们使用研磨细滑的粉底。走进大超市,一层里有1/3的面积是各种护肤品。我多想仔细观察,却没有更多时间。眼花缭乱的包装和令人眩目的日文让我晕。

非常有趣我们一行人在日本发生集体失眠的状况。我几乎每天北京时间1:30am才睡觉。有人说是磁场影响,有人说是水土不服,有人说白天学习高度紧张夜晚亢奋。我感觉最后一种解释我的失眠。这样下来我憔悴了很多。睡不好,不是酒店的问题;吃不好,因睡眠不足影响。

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旅行游记-6

朝日啤酒工厂

我们抵达位于西宫的朝日啤酒工厂。这家工厂也是LEAF的会员。它做到产废为零。什么意思呢?生产制造的废物全 部再生产为其他产品。纸箱可以回收做再生纸,碎酒瓶可以重新塑造新酒瓶,酒瓶铁盖变为铁材,纸箱包装带可变为铺地的小石子,某些东西变为玻璃纤维,某些的 东西变为化纤衣服材料等等。很可惜朝日工厂不允许拍照。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对于旅行团而言这是不是一个购物点呢?在我询问之下,这次的“工厂参观”是免 门票的。而且还有20分钟免费任喝啤酒的优惠条件。怪不得工厂光讲解员我就见到了6名。每半小时就有一个团。参观需要团体预约。因为有这样的优惠,我们随 行的朋友均连喝三杯。啤酒有两种:黑啤和爽啤。离开朝日啤酒长的时候至少有三个人说“上头了”。The beer got to their heads. 与其他的参观团不同,我们要多参观一个地方。啤酒厂开辟两个池塘。这两个池塘小学课外环境观察基地。小朋友们听40分钟的讲解,然后45分钟观察池塘的变 化。这需要孩子们静心。这样他们才能看到池塘里和外的生命。池塘里有小鱼儿还有其他孑孓;有蚊子;有睡莲;附近的水杉有蜻蜓的蜕变后完整的躯壳。上完这样 的实践课,孩子们又获得一枚生态卡印章。在西宫数日,每天学习和观察。我也很荣幸地大家我收集到了10个印章,我是地球小卫士了。我特别提醒了LEAF的 女职员。她很开心!明天我应该能拿到地球小卫士的奖章吧。我想这是我在西宫学习体验最好的纪念!

商店的服饰
除了职业装,西宫人喜欢休闲乐活风格的衣服。这些服装在广州也有,例如无印良品、LALA、SIMPLE等。两 地同类服饰价格一样。不过这里的衣服更适合个子不高,身材中等的人。布料多为全棉或棉麻或麻料。颜色多为浅色系:淡蓝、卡其色、白色、绿松石色等。这里的 人喜欢格子衬衫,喜欢小圆平顶草帽。衣服大部分是中国制造。如果你考虑到设计与款式,那不妨在日本买衣服;如果你只关心中国制造那么请别买。因为我有机会 学习过有责任感旅游概念。我同样的超市或同样的商场发现日本制造而且价格相对实惠的小杂货店。我发现关西人设计的包包,名为LIBERAL。卖者是位看似 沧桑的中年男人。他特别强调这是LIBERAL BAG。我也发现到这个包包没有MADE IN CHINA的标签。我看到另一家小店。里面都是手工制作的环保居家日用商品。例如:眼镜盒、手帕、陶碗、环保袋、便当盒……这些没有中国制造的标签。这家 店所有货品6折。其实我是乐活商品的购物狂。我很想买很想买呀。

当地的着装
出席正式的场合,我建议不要吝啬置装费。整齐的发式,略施淡妆,没有汗味的身体,合身的职业装,与简洁的皮鞋足 以感知到当地人的敬意。当地的女孩喜欢简洁的黑皮鞋。皮鞋的跟中等厚度,生胶底或气垫底,但不是典型的高跟鞋。我所观察到的上班族没有穿尖锥一般的高跟 鞋,全是方便行走的皮鞋。

手机和上网
手机上网在日本一定非常普及。我们吃个饭,说起周杰伦。LEAF年轻的职员和公务员HEY马上从手机是找到周杰 伦的图片。女孩儿呀唱日文的《我只在乎你》,HEY马上找到歌词。在日本手机上网到底咋回事?日本人喜欢的手机款为折叠型。摺叠后的长度是一个手掌的距 离。我们会觉得这样手机很大,但他们均喜欢。我感觉不用这样的手机的估计是外国人了。
旁听Ogawa先生的指导

下午团队中的有三位成员与Ogawa先生开小会,时间为90分钟。我记录一下关键词为自己所有。npo定位、行 政部门代表参加的理事会、国家的ESD政策与环境政策、业主委员会、社区。Ogawa先生曾是西宫市环境处的科长。在做公务员期间他坚持做“有公民责任感 的公务员”。在他是公务员的时候,他开始与外部者组建的LEAF接触。当初他也是作为公务员利用LEAF完成行政部门对市民的环境宣传任务。后来,他脱离 公务员接下LEAF的重责。他和LEAF被后来的公务员们利用。在被动的过程中,LEAF职员循循善导公务员。两者在利用与反向利用的互动中作用。到如今 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日本西宫的案例。未必出现在日本其他城市也未必在中国复制。

旅行意义的新理解
观光之旅让人看到神圣化的物。旅行的意义在ESD的框架下可接近目的地的生活本真性。旅行的人根据自己的动机看到不一样的本真。观光旅游看到的仅是本真的假象。出游动机与到访目标决定了旅游者看到的本真性。旅游如果只为了享乐,只不过是就不醉人人自醉。我是个可以饿肚子学习的人。今天的收获又是满满的。我希望做LEAF这样理念的教育实践者。

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旅行游记-5

今天8:30am,我匆匆外出到甲子园电车站。那里有一家便利店。我需要去买点应急的东西。结账的时候 女收银员细心地拿出不透明的塑料袋装入我买的小物件。这个时间,车站行人匆匆。每个人手里拿着雨伞。天空还没有下雨可每个人都准备着。难道天气预报那么可 信?直到今晚,我明白了。来这里几天参观不同的地方。当地人总客气地说起天气:“这可不是日本最好的季节。6月14日日本进入梅雨天了。”很多人冲着春天 樱花,秋天红叶去日本。我们则体验那里的梅雨天。上班时段,电车站(轻铁)入口有两位身着制服的女职员,不断地重复一句话。我听不懂只认得她肩带上写着 “****幸福”。莫非祝福上班族“一天有好心情“?听不懂日语在日本还是行不通的。或许我真有些语言天赋。这几天下来多少把握了日语的神韵和语用场合。 我想回国学习日语的音韵和语法。

平木小学半天体验
今天平木小学停留,吃学校的午餐。我们看到前几天参观的学校午餐运输公司的环保车正好在卸货。学习内外闻不到一点柴油味。进入小学教学区我们都要脱鞋。校舍看似俭朴,可是均有抗震和防震措施。两栋教学楼之间有一亩水稻田,一块小鱼塘。这是孩子们上环境教育课的小基地。

我们旁听一家垃圾公司主管对四年级共50名(包括6名有轻度智障的孩子)小朋友讲解垃圾分类,垃圾回收时间表, 垃圾回收公司工作流程,垃圾回收者与社区居民沟通。他提出现在许多国家坚持的观点:人们不要总关注资源回收。要减少地球的碳排放量首先减少垃圾 (Reduce)、再用垃圾(Reuse)、资源回收(Recycle)。 过去,人们以为环保就是:首先资源回收,然后再利用垃圾,最后才是减少垃圾。实践证明资源回收与再利用垃圾毕竟不能根本地解决地球碳排放量超重的问题。解 决这一问题的根本是,减少垃圾。这可就牵连到社会的消费观。下课钟声想起我们以为下课。结果跟真小朋友们去看垃圾车。垃圾车很干净,没有臭味。垃圾车司机 指导小朋友在安全的距离投放垃圾。每次投放的垃圾会通过车位的电子仪器现实垃圾重量。这告诉居民你又制造了多重的垃圾。根据西宫市垃圾处理厂数据显示:这 座40多万人的城市每天制造500吨垃圾。这趟校企联合的实践教学时有LEAF倡导。企业主讲者是一位学生家长。小朋友们听完就可在ECO-CARD上盖 章。小朋友们看着垃圾车提出许多细致的问题。他们问叔叔们:“为什么垃圾车这个颜色?”,“为什么垃圾车身写着10号”,“垃圾车怎么卸下垃圾”云云。老 师们耐心等待孩子们问问题。直到没有小朋友举手提问才准备下课。LEAF的女职员宣布某某小朋友获得了“12印章,成为了”地球小卫士“。“地球小卫士” 可获得5000日元和奖状(日语为“赏状”)。成人建议小朋友用这些钱购买环保的商品。

学校今天的午餐包含:1碟番茄酱新鲜虾仁、1盒牛奶、1晚鸡肉薯粉汤、1条不含糖,原味面包。吃完午餐我们像小 学生学习如何分类垃圾。撕开牛奶纸盒一段用自来水冲刷一遍,折扁。5个折扁的纸盒放入一个牛奶盒里。吸管和玻璃纸包装倒入指定的垃圾箱。这些是可燃垃圾。 纸盒是回收资源。我问吃完的口香糖如何分类呢?我被告知铝纸和橡胶同样放入可燃垃圾箱。外面的纸片包装属于可回收资源中的B类。可与其他B类纸张收集一 起,在指定的时间交给垃圾回收工作者。日本的孩子同样天真无邪。他们的绘画作品反映孩子们简单的思想。同样四年级的中国孩子的绘画我也见过。中国孩子已经 注意到绘画技巧。中国的孩子思想早熟。一位来自观澜街道的四年级学生的作品在西宫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展出。孩子使用了“梵高”式的颜色,变形的图案。绘画技 巧令人惊讶,其思想中的情感更让人寻味。难道他痛苦着?
午餐后,我们走到小学校的体育场。体育场旁边有一个建筑,被称为“Sports Club”。这到底是谁的“Club”? 为了提倡全民体育,日本国规定小学校要有体育俱乐部。建设体育俱乐部的资金由当地政府提供。这所运动俱乐部也兼作为平木社区的生态小组会议室。我们与小组 成员会面。在日本,一个社区有3000居民。这个生态会议小组在LEAF的带动下与2008年成立。西宫市政府提供98,000元的活动经费。目前该小组 只能以覆盖平木小学250名学生的家庭。这就是生态社区小组的组织与影响局限于有孩子的家庭。社区生态小组每天召开6次会议。每次会议后会进行大大小小的 活动,包括环境教育宣传,联合参与LEAF组织的大型活动。在场的小组成员都是实实在在的日本老百姓。他们同意ESD理念的素质教育兼环境教育必须从娃娃 抓起,而且也只有娃娃和小学生才相对有这个时间学习和考试无关的常识。日本的初中和高中一样面对升学压力。初二、高二的学生最为叛逆。LEAF目前还做不 起这方面的ESD活动。我也理解到只有把LEAF的ESD课程设置于西宫的教学和考试大纲融合,中学部的ESD教育才可启动。LEAF今年做到了让西宫教 委重新制定了小学的教学大纲,要求ESD渗透到各个科目。而且,教学大纲内容已经印制,即将发送各个小学校。这是用10年时间积累的一次起跳。ESD的意 识是可持续发展教育观。

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旅行游记-4

日本时间6:25,艳阳高照。今天又是晴加骤雨。我醒得早却没睡够。

It’s a quiet and beautiful country. Looking at the night view out of the window, I murmur it’s a place involved with the soul of Zen budhism. However, it’s not the place I belong to by myself. Clothes in
super markets are pretty much the same we see in urban China. They’re imported from the country I was born. The way the Japanese behave are rather different from us. They act quietly and swiftly. We don’t. I have to accept the fact. At least they pay real respect to the Orgs. they trust. After a couple rounds of beer and sake, the leader of the Org. said, ‘I never tell people how I failed in the past’, when a few of us were waiting for a taxi.

保育院
保育院不属于教育系统而是福利(民政)系统。我们参观北夙川的保育院。保育院为因为工作或健康等原因而不能照顾孩子的家庭。它不是幼儿园。虽然兼顾教育的功能,但更是一种社区福利。ESD之下的环境教育活动通过Ogawa先生的努力进入全西宫市的保育院。福利社之下的保育院每天撰写一份报告交给教育系统的教育办公室。这是令人感觉“美妙”的合作关系。教育办公室通过各方面环境教育成果逐步发展出各个层次的学校ESD理念下的环境教育课程大纲与培养方案。培养从两大方向进行:1)自然教育;2)食育教育。通过这两方面对娃娃们传授食物链的概念,并且养成尊重食物链各个环节生物的意识与行为。

教委见面会
西宫的教委很惊讶我们提问有关教师的绩效考核。日本对教师的绩效考核来自家长委员会(PDA)的意见。学生成绩不与老师绩效考核挂钩。学校是培养人格素质的地方。补习社才是应试考核的训练场所。不同社区有自己的侧重点。有的社区学校会重视学习成绩;有的更重视语言教育;有的则重视环境教育。搬进这个城市的家庭要考虑哪个社区更符合他们对孩子的期望。

LEAF办公室-环境学习中心
我们见到了Ogawa先生的办公室。这座从旧仓库改建的办公场所有水族馆、水循环和自然净化的DIY水缸……。在这里,Ogawa先生通过介绍透露出他的ESD终极目标。LEAF联系了市民、企业和行政单位。最终公民意识理性而深厚的基础上推动社会体系的进化。理想主义者的实践光芒忽然普照。而这里呼应先生酒后的一句话:我从来不叙述我的失败。我从来没有失败。再次补充一句。LEAF的办公室阪神大地震之前是快餐店。地震后被封闭一段时间成为储藏室。Ogawa先生与多少志愿者(?)改建这里呢?

这时候我问自己:时机渐渐成熟的时候,我想做有系统理念的社会服务。我会问自己我到底拥有什么?我现在拥有的幸福也是无常。我想接近怎样的本真?

环境推进计划小组职员Heisuke
Heisuke,这位24岁的日本青年通过考试成为全职公务员。白天的公务员周末的摇滚吉他手和漫游接到摄影者。他给我耳目一新又觉得趣味相投的感觉。喜欢青春的气息是任何感觉苍老之心的人的自然反应。团友说他像周杰伦,像漫画里的人物。也许几年后他也会改变发型,理平头而不是半场不短的长发。他进入了一个很棒的工作组“西宫市环境局之下的环境教育推进小组”。他有机会和Ogawa先生合作向他学习。Ogawa先生曾是西宫市环境局的资深公务员。为了理想他辞职,成为中立的NPO法人。来到西宫,我才深深感受到环境局、教育局、社区、社团与LEAF的Ogawa先生微妙关系和他的领导魅力(charisma)。Ogawa的LEAF需要接班人。他手下有两位以培养女性领导艺术为终极目标的神户女子学院大学的女职员。他们会不会是未来的接班人?Hey又会不会有天出走,做一个Ogawa一样的人呢?

我们学过历史,但不是为了教育我们记忆仇恨,不是为了心存嗔怒。在地球村里,人心所向的是和谐的可持续发展。

今晚在居酒屋吃饭。居酒屋我们的包厢里外都是喝高后欢畅起来的客人。喝着小酒吃着烧烤。酒足饭饱后高歌一首。今天我们继续“三国演义”——中国、日本和美国。

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旅行游记-3

日本的职棒青年
这几天吃早餐都偶遇一队青春高大强壮的职棒帅哥。这支球队来自西宫附近的城市。但是他们还没有资格到甲子园球场比赛。原来甲子园是A-TEAM的专属。当下又领会人有自觉意识把静物神圣化。队伍里,每位帅哥身高超过180cm。没有见识过他们在赛场上的英姿但却观察到他们在外做客都是乖乖的大男孩。大家排着队领挑选自助服务的早餐。

西宫的垃圾处理厂
这一参观是工业旅游的典型案例。垃圾处理厂焚烧可燃垃圾,回收不可燃垃圾有赖市民提升垃圾分类意识,配合垃圾回收处理体系运作。首先我们知道了垃圾处理厂的组成部分和当地划分垃圾类别的常识。然后我们根据垃圾收集、降沉、打包、焚烧/处理、灰尘处理的流程观察了各个环节的控制室和机械设施。未来西宫联合大阪湾几个城市在海上建立垃圾回收处理厂。填海的原材料就是可燃垃圾产出的灰尘被固化的物质。二恶瑛与药水在固化过程中保留下来,没有排放到空气里。未来的垃圾处理厂将使用新技术分解二恶瑛。我们参观的垃圾处理厂在居民区。这是在居民区形成之前垃圾处理厂就存在。现在周边的居民也不愿意居住在垃圾处理厂附近,尽管这座工厂非常干净。因此,新的海上垃圾处理厂呼之欲出。

垃圾回收企业
行政单位只能直接处理30%来自商业企业和住宅的生活垃圾。70%的商业与住宅生活垃圾被外判给企业。我们参观了一家这样的工厂。它的业务包括易拉罐回、旧报纸、旧杂志、塑料回收再生产与销售。旧报纸等可以再生为卫生纸;再生塑料制作的产品通过当地的百元店或中国的九元店销售。日本生产的不少再生塑料出口到中国。

学校食品配餐物流公司
这是我们参观的第三个地方。当地行政单位已经决定并且行动:不让非环保的以及非环保驾驶的货车进入学校。我们参加的企业因为具有环保货车功能以及能环保驾驶的司机获得为西宫3万名小学生送食材的业务。那些仍旧使用柴油而且不遵守环保驾驶要求的货车首先把做学校午餐的食材送入这家企业。这家企业包装后再使用环保货车送进学校。小朋友们不再闻到呛鼻的柴油味。环保驾驶有10条准则。看看你做到了吗?

慢踩油门;定速行驶;多用惯性;到达目的前5分钟关闭空调;停车熄火;暖气温度适中;了解行车路线;轮胎保持高压;清理车里杂物减轻车重量;注意停车位置不阻挡其他车辆。

LEAF社区中心之一儿童活动之家
这里没有中国那些豪华或大气的儿童活动中心。没有家长排队交孩子的培训费。只要家长送孩子来,儿童之家就安排孩子愉快的玩。孩子们可以在游戏中使用ECO CARD。这是LEAF的核心活动,通过ECO CARD把社区、家庭、学校、政府、企业联系起来。我们在听ECO CARD的介绍,一个男孩过来看。他马上说“哦说得是ECO CARD呀!”(ECO CARD DE SI GA) 。让孩子天真的玩,而且家庭不需要付费。我们的长辈高老师说中国50年代也有这样的社会主义社会服务。现在我们重新学习。在中国养育一个孩子无奈太多了。

社区可持续发展教育(ESD)事务会议
傍晚人们下班的时候,我们进入市政府旁白的行政大楼。这里我们能使用他们的会议室旁听西宫ESD小组成员的事务会议。这次会议主题还和旅游沾边。ESD小组成员来自PDA(家长委员会)、西宫市环境教育推进小组、环境局、男女平等推进会、教师工会、教育委员会、工商业会、UNICEF儿童问题志愿者、LEAF职员。这些成员都是一个社团的代表。他们回去自己的社团招徕会员参与ESD的活动。ESD小组开始筹备12月的“老乡步行活动”,组织600市民,徒步了解西宫市变迁。LEAF会长Ogawa先生告诉大家西宫市区在两条铁路之间,有一条地下暗河。曾经的河涌已经被马路和建筑物掩盖。但是暗河周边高起的地方是曾经的河堤。那里一排松树是过去河堤上的绿化树。这样的消息被宣传出来,大家都显得“惊奇”。Ogawa说这样的历史知识现在小学三年级学生从课本学习得到,但是大人们都不知。曾经河涌两旁的居民为了水资源还发生械斗。12月的老乡步行活动要把徒步线路与历史、水资源、文化变迁和防范灾害这些主题联系。为了更好的传达内容,ESD小组会选出一定数量的志愿者,进行导游讲解培训。让这些志愿者首先成为合格而讲解员,然后再扩大传递信息的受众。

暂且如实的记录,少评论。这一趟学习接近了教育的理想之光。他乡再干净也还需立足乌烟瘴气的故土。故土需要爱她的疮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