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2

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走走走走走啊走

房间就在水面上,绝对是枕着涛声入梦啊!更夸张的是,睡到半夜的时候,竟然被窗外皎洁的月光“晒”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洁白得难以置信的月亮,就象一盏明亮的氖白灯,白花花的直晃双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哗哗”拍岸的湖水声唤醒的。早起的摩梭男人,已经划着猪槽船在湖面上下网捕鱼了。环绕四周的山上都结集着厚厚的白云,奇怪的是湖面上空却一丝云也没有,只是一片纯净的高原蓝。

早餐后告别瓦玛若家园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书上写从大嘴徒步到落水只不过5个多小时,就算出发晚了点,也还是可以在天黑之前到达。走出大门,就已经是湖边。这里早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村民,湖边也停靠了几艘猪槽船,还有几匹马。村民们一见到我,就好象见到救世主一样,不停地向我吆喝:坐船吧!骑马吧!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徒步到落水,也就没有怎么搭理他们,只是微笑着向他们摇头,双脚片刻不停留。

太阳还没有在山后冒头,在大山的阴影下走十分凉爽,还是很舒服的。但是双肩很快就感觉疼痛了。其实昨天从左所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带太多东西了,看来睡了一晚上还是没能让肩膀好过点。没办法,挺下去吧。

大山的躯体伸进泸沽湖里,形成一个个岬角,岬角之间必定是一个漂亮的湖湾,公路就这样沿着湖岸弯曲地通向前方。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走在路上,但是很快这里的宁静将要被打破,因为一路上都已经开始在修路了,坑洼的土路相信很快就要被平整的马路代替。

太阳终于跳到了山头上,结集的白云也随之开始消散,原来象顶着一头泡沫的格姆神山,也开始逐渐露出陡峭的岩壁。转过了两个湖湾以后,我到达了小落水村。看看手表,从离开大嘴到抵达,走了40分钟。

村子坐落在神山东边的山脚下,面向泸沽湖的一大块平缓坡地上,整齐地种满了绿油油的作物,两间木楞房孤零零地在田地中央。我觉得房子的主人真是懂得享受,这环境比村子里的其他房子好多了。

稍事休息后,又背上行囊继续前进。顺着公路走到村子另一边的山坡上回望,脚下是泸沽湖湛蓝的湖水,让人有跳下去的冲动。可惜路在山腰上,不能下到湖边,否则被如斯美景吸引,怎能不亲近一番呢。

走过山口,路边有一座玛尼堆,还有刚刚煨完桑的痕迹,没烧完的松枝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来到山口的另一边,景致不但更美了,而且还有点异国的感觉。湖岸在这里很优美地画了条弧线,土岸感觉就象布满黄色细沙的沙滩,再加上蓝蓝的湖水,简直就跟照片上的海滩一模一样。要不是身处半山上,真想冲下去了,现在只有望水止渴的份。

走在路上面,但是眼睛却离不开泸沽湖。谁说“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在这里,不看景简直就是浪费了自己的一双眼睛,甚至恨不得再长多几双呢!

边走边看,感觉时间就是过得特别快,转了个弯,就来到了色努村。村子就在神山正面的山脚下,骤眼望去,跟小落水村有几分相似,也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农田。这回我可放聪明了,先看看有没有近道,刚才在小落水顺着公路走,绕的那个弯啊。还好,田里很明显的一条小路径直通到了对面的山坡上。

下到小路上,赶紧把背包卸下,肩膀已经酸痛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色努的风光确实不是盖的,尤其是湖边的两棵大树,一高一矮并排着,就好象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为本来已经美不胜收的风景添上一点浪漫。我的思想再次薄弱起来,真想就呆在这儿不走了。不过说不定前面还有更漂亮的景色在等着我呢,于是又迈开脚步了。

沿着小路爬上山坡回到公路上,还要再绕个大弯才到山口,背着大包让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一回望色努村,才发现力气还是没有白费。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了。而山口的另一边,已经可以看见里格岛了。

公路还是要在山腰上绕个大圈,我又发现了捷径—-就在山口那里的一条很明显的小路。走下去,路就在低矮的灌木从中,而且可能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感觉就象走在槽里一样。路很多分岔,但是不难找到正确的路,不过还要提防中招,因为路上的马粪实在太多了。到了对面山坡下,又有分岔了,一条路往上走回到公路上,另一条则沿着湖边去里格。我当然不会再爬上马路了,想都不想就走了湖边的路。

很快就上了里格岛,但是迎面的木楞房上竟然装了一部IC卡电话。也难怪,里格已经是除了落水以外的第二大接待中心,有IC电话也不出奇。走进村子,沿湖的一溜房子几乎都变成了商铺,酒吧、茶室、餐厅什么都有,英语招牌也出现了。虽然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但是我却没有留下来的兴致,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又是爬坡回到公路上,这次不但是肩膀疼了,连背也开始疼起来,只好时不时用手拖拖背包减轻一下负担。走到山上的十字路口,实在是有点累了,于是就停下来休息吃饭。中午的太阳越来越猛,在烈日下行走的确有点吃力,还好离落水已经不远了,再坚持一下,我就可以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是从四川走到云南的!

一停下来,就不想走了,于是在那里磨磨蹭蹭了半个多小时才重新出发。走了没多远,就在路边看见了“81”公里的路标。回头一望,里格村就象镶嵌在一幅画里一样,美得都有点不真实了。看看泸沽湖的水,一片清澈透亮的蔚蓝,蓝得象一杯醇酒那样醉人。难怪书上说在这里望向里格是最漂亮的!

天气越来越热了,开始还计划每半小时休息一次,最后不得不变成每公里休息一次。路又从半山上转到了湖边,实在是受不了灼热的阳光了,而且湖水的诱惑又是那么强烈,终于忍不住到湖边泡脚去了。

刚把脚伸进水里,哇!那种清凉的感觉,简直让人如登仙境啊!

但是,再舒服还是要走的,而且这个时候已经超出我所计划用的时间了,还是加紧时间上路吧。虽然已经能看见远处的落水,但是随后路上的风景却已经开始平淡,没有之前让人眼前一亮的景色,走起来的兴致也没那么高了。

或许是平淡的风景让我错失了走进落水的路口,又或许是因为太密集的房子让我感觉压迫,反正我就是走过了落水才发现的。不过将错就错,就住到了前面的保护所去了,还落得个清净。掐指一算,从出发到抵达,总共用了7个小时,双腿累得感觉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却见到了泸沽湖最美丽的风景!

接着我又走进了落水,但是已经喧嚣得象一座小城了,完全没有了一路上宁静的感觉。如果可以再次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远离落水,到别的村子去体会真正的泸沽湖。

后主

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1

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中巴终于开进了左所,在这个时候,似乎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取道西昌盐源去泸沽湖。

昨天晚上盐源就开始下雨,一直到早上还没停,还担心泸沽湖这边也一样呢。还好,在路上的时候就看见湖这边已经开始出现蓝天白云了,心也就定了点。不过这一路过来也够惊险的了,修路修得破破烂烂,加上下雨更是泥泞不堪。真后悔坐在车头,什么都看见了,好几次车子已经开到了悬崖边上,下面就是浊黄的激流,心都快跳出来了。120公里走了7个小时,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在这条路没修好之前,我可是不会再走了。

站在左所街头,有些茫然。中巴司机告诉我会有车到大嘴村的,但是街上别说车了,连人也不多一个。问了问小商店里的姑娘,原来今天有交警查车,所以都不敢开了。难怪!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交警查车?真够勤奋的。小姑娘告诉我:从这里走到大嘴也就半小时。想了想,干脆走过去算了,这样等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一走出左所,迎面就是绿油油的农田,可是我只认得还没长高的玉米,其他都不认识。前方的格姆女神山特别明显地比别的山高出一截,山上是狰狞的悬崖峭壁,令人望而生畏,难怪是神山了。

远方隐约看见一片水面,想必就是泸沽湖了。连续两天坐超过7小时的车,终于可以一亲芳泽了,想着心里都觉得美,自然就笑了起来。还好周围没有人,不然的话真的把我当傻子看了。

徒步的时候,往往看起来觉得很近的地方,却总是走半天也走不到。明明已经看见泸沽湖的身影了,却是怎么加快脚步都走不到湖边,格姆女神山也是遥不可及的样子。高原的阳光开始发放热力,一开始还觉得暖洋洋的,到后来晒得我口干舌燥,脖子生疼。半小时已经过去了,不要说大嘴村了,连湖边都还没到。

终于到湖边了,赶紧把背包扔下放松肩膀。湖水真的是蓝,在微风的轻拂下静静地漾着;周围很安静,只听见几个光腚的小孩玩水的嬉笑声。几艘猪槽船停在湖面上,却是离岸十几米的地方,看来是已经荒废不用的了,要不然到时候该怎么拿?

到了水边,怎么可以不亲近一下呢。湖水又清又凉,清得可以细数湖底的五色幼沙,凉得通过双手沁入心脾。真舒服啊,舍不得走了。不过抬头一看,大嘴村就在前面的湖湾里,明显的标志就是村后半山上的纳西经堂,还是先过去了再玩水吧。

土路一直沿着湖边,虽然背着沉重的背包,但是望着这一汪湖水,就已经足以忘记劳累,心旷神怡了。泸沽湖就象充满魔力的潘多拉匣子,时时勾引我停下脚步,就是为了看一眼那蔚蓝的湖水,听一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不到两公里的路程,就在这样走走停停之下,花了1个小时才走到大嘴村。

为了亲近泸沽湖,我特意住在了村子里唯一一座建在水边的三层木楞房—-瓦玛若家园。二楼的走廊面对着广阔的水面,坐在美人靠上,迎面吹来凉爽的湖风,真是快活似神仙啊!眼前的景色也让人陶醉,四周青翠的群山环抱着泸沽湖,对开湖面上的大嘴小岛上绿树葱葱,用句老土点的形容:真的象镶嵌在蓝宝石上的翡翠。

山里的天气的确是说变就变,湖上很快就阴云密布,狂风暴雨起来。刚刚还是蓝色的湖水,被这么一搅和,完全失去了温柔了一面,变得尤如被困的野兽在咆哮。想不到泸沽湖给我的见面礼就是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

手表“哔哔”的两声,已经是晚上8点了,但是天空在经历了那一场风雨后,却还没有暗下来的意思。我坐在走廊上,望着湖对岸左所的方向,享受着雨后的清凉。忽然,灰暗的天空似乎在哪里裂开了一样,将夕阳金黄的光线投射在山上,青葱的远山立刻金光一片。这日落的回光返照吸引我马上从房间里拿相机出来,但马上发现,就这一瞬间的功夫,泸沽湖已经将最美丽的礼物送到了我面前—-一道绚丽的七色彩虹!

彩虹从吐布半岛上缓缓升起,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外到里清晰地排列,而且很快彩虹就跨越了湖面,跨到了我所处的大嘴这边。那感觉真壮观啊!彩虹不再是平面的了,而是立体的呈现在我面前,如同一座桥从我的头上跨过。相机已经失去了作用,如此高大的彩虹,根本不可能将她完整地照下来,只有深深地留在脑海深处!

再回望村后的格姆神山,太阳的光芒从山后放射出来,如万箭齐发般刺破蓝天。这才是真正的神山啊!

实在要感谢阳光在最后时刻的无私奉献,泸沽湖才会将最美丽的一面呈现在我的面前。就在彩虹升起的那一刹那,我深深地爱上了泸沽湖!

从四川到云南:成都

从四川到云南:成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本来也没打算去成都,要不是我那在成都的朋友的邀请,而且从线路上也不用走回头路,最后决定了还是先去成都看完朋友再入滇。

这次出来,一开始就是打着“休闲度假”的旗号,来到成都这个号称中国最悠闲的城市,放松自己,无所事事根本不需要什么借口。

到的那天下午,朋友要上班,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干的,于是就跑到青羊宫去了。虽然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一环路,但是一进得青羊宫的大门,就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瞬间安静了下来。虽然曾经来过两次,但是却从没发现,原来这里竟然可以这么静心。所有的殿堂都看过了,于是就在大殿后面的长凳上坐下,戴上耳机,听着喜欢的旋律,看着周围跟我一样无所事事的人。

音乐和书都是不可缺少的东西,有人可以为了看书、为了听音乐而不寐。不过对我来说,这两样东西更多的时候,却是催眠的工具。音乐还在耳涡里回荡,眼睛却已经闭上了,任凭细细的手臂撑着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被耳机里仿佛从远处传来的音乐叫醒。罪过,罪过,心中责骂自己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而且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地方睡觉,但是眼睛一扫,却发现实在是大惊小怪。自己的算是什么,更失态的都有呢!但在这一惊一乍下,再也睡不着了,一看天色也已晚,还是打道回府去。

……

上午到东郊的洛带镇逛了一圈,实在是闷得慌。下午回到成都又没事可干,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再去青羊宫发呆。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青羊宫这个地方,不为别的,就是喜欢这里的安静,这里的随意,还有屋檐下可以随便坐的长椅。

大殿里又在做法事,道士们用鼓、镲、木鱼敲击出来的简单旋律,还有喃喃的诵经声,使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更如止水一般。

雨终于落下来了,缓解了闷热,空气逐渐潮湿清润起来。宽大的屋檐下,只看见外面的雨粉纷飞,滴滴晶莹的水珠滴落到地面上;我感到难得的清爽,却又没有湿身之虞。雨很快就停了,令原本飘满檀香味的庭院,空气清新了许多。

一个男子,也是满怀心事的样子,径直就躺在了大殿前的长凳上。感觉青羊宫这地方,就是让人解忧的地方,不论你是坐是卧,都不会有人打扰。

……

朋友难得休息半天,带我去体验成都人的生活,而最能体现出来的,自然就是泡茶馆了。

府南河经过整治以后,虽然水还是灰黑色的,但已经没有了刺鼻的臭味,片片的绿化带也如点缀在飘带上的鲜花一般。不过这样一来,位居河边的茶馆自然就身价暴涨了,一杯普通的花茶动不动就要几十块钱。虽说环境好,但是成都老百姓都是会过日子的人,还是喜欢去便宜的地方。

文殊院里的茶馆早在几年前来的时候就见识过了,始终还是那么熙熙攘攘。只要是不下雨的日子,走进成都每一个公园,估计看到的都如眼前一样的景象。一直都纳闷,怎么就有那么多不用干活的人呢?在茶馆里,不用喝茶,光是看人就够有趣的了。有和朋友高谈阔论的,有一家大小共聚天伦的,有睡觉的有发呆的,还有个老外捧着本《LP》猛啃。

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不可避免的是我也变得慵懒起来,喝茶磕瓜子,坐在竹椅上就象躺,想怎么撇就怎么撇。有时候真想就这样子呆着,正好让我养胖点。

……

“叮呤叮呤”清脆的声音吸引了我的视线,原来是掏耳朵的。

掏耳的师傅可是工具一大把啊!先用一根长长的竹勺子在耳朵里打了个转,然后再用个小铁勺在里面仔细地挖啊挖,就好象淘金一样。挖干净了以后,用根棉签清一清,再用根象洗试管一样的小圆毛刷转转,手上的大铁叉在大腿上一弹,“叮呤”一声,借着铁叉的震荡通过圆毛刷柄一直传递到耳朵深处。再看被掏耳朵的那人,眼睛半闭,双唇微张,好象陶醉得很啊。

看那人的享受劲,弄得我的心也痒痒的。“掏耳咧!”朋友帮我吆喝一声,师傅马上就来到了身边。哇噻,果然是十足的享受啊!师傅下手的力度恰到好处,我的耳朵就象一件被他仔细雕琢的工艺品,每一次下手都舒服得难以形容。最绝的是最后那一下,铁叉源源不断的震动沿着刷柄传到耳蜗深处,那酥麻的感觉弄得我半个身子都软了!掏完耳朵,浑身感觉就象被按摩过一样,舒爽通泰,还好象耳聪目明了许多!

……

成都,不愧是“中国最悠闲的城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就这样闲下去呢!

后主

甜蜜蜜——从山西想到清迈的联想

从平遥到大同的路上,车外面很冷,大家坐着都不出声,可能都想省口气暖暖身子。

车里面,师傅反复播放着邓丽君的一盘盒带,突然间思绪就跳到了清迈——邓丽君生前呆过最后也是最喜欢的一个地方,那个温暖的小城……

蔡澜曾经赞叹过:清迈是唯一没有污染的城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运气不好,大老远跑来,租了辆摩托车往山上开,结果只看到灰蒙蒙的清迈。还好,山上有座素贴寺。

在泰国,进寺庙的大殿都要脱鞋,但是素贴寺进大门就要脱了。可能是因为在山上离太阳也比较近,寺里面的大理石地板充分吸收了阳光的热量,走在上面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一道菜——将一只活鸭子赶上一块烧红的铁板,让鸭子不断地在上面跳跃,最后鸭掌烧熟了,就可以新鲜上桌了。

现在,我感觉就象是那只可怜的鸭子。

当地的人估计早已经练成了脚板上的功夫,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绕着金塔走了一圈又一圈。而象我这样的外国“鸭子”们,只能呆在屋檐下面看着。迫不得已要走的时候,个个都变得象芭蕾舞演员一样轻盈。

寺外面有卖水果的小摊,花20铢买了个切好的青芒果,撒上送的椒盐,那味道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首先是芒果的酸,中间又有点甜,还有椒盐的咸和辣,这四种味道在我口里打架,一轮刀光剑影之后我只能这样感叹:天啊!要是我以后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芒果怎么办???

结果,我以后凡是见到青芒果都要买,但是却再也吃不到那第一个的味道了……

晚上的清迈是适合兜风的,前提是坐摩托车。坐汽车闷在个铁箱子里面,享受不到清新的微风;骑自行车把自己蹬得一身汗,倒不如在房间里叹空调。所以,只有摩托车最合适。

清迈也有古城墙,不过比起咱们西安、平遥的就寒碜多了。不过人家这儿的护城河里有水,傍晚还有小孩子在里面游泳。有水这感觉就不一样了,那风是经过了河水的过滤,比在房间里的空调要舒服得多。绕着城墙兜圈,感觉只有一个“爽”字!

虽然也算得上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但是繁华的夜生活似乎跟清迈沾不上一丁点儿的边。没有喧闹的酒吧,没有在桌上跳舞的三点式女郎,更多的是象我们这样,似乎应该说是我们象LOCAL那样开着摩托兜风的人。

没有带头盔,很久都没有试过风吹过头发的感觉了,似乎能感觉到头皮上的毛孔都在呼吸。

T-SHIRT、短裤、拖鞋,我们打扮得很LOCAL。但是LOCAL也会遇上交通警察,就是因为我们让头皮呼吸了。

“We are tourist.”这句话如果可以免除处罚的话,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好好学。现在用在清迈的警察身上还是很有效的,一挥手就让我们走了。

所以,下次我们还要继续在清迈兜风。COZ,WE ARE TOURIST!

后主

太行深处—-王莽岭、锡崖沟日记-3

2006年5月29日 晴

离开锡崖沟的班车是早上六点的,而且每天也就这唯一的一班。西边的山峰已经开始被阳光照亮了,地里也已经有早起的村民在劳作了。

班车依然走以前唯一通进村子的公路,也就是那条在太行山坚硬的身躯里挖凿出来的挂壁公路。现在这条挂壁公路已经改良过了,比原来的宽点,而且都已经铺上了水泥,没有我昨天走的昆山公路原始,不过依然十分壮观。只能够再一次打心里佩服当年开路的村民,用他们的血汗甚至是生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熟悉的风景都被抛到了身后,不过心里已经有了重临的念头。虽然赶上了天晴的好天气,但是还留下了日出、云海、春花、秋叶、冬雪等等的遗憾,也不知道还要来多少次才能弥补了。

一路顺畅,陵川到晋城再到郑州,从太行山深处跨越黄河又回到了华北平原,路上还订了下午回广州的机票。下午6点,飞机着陆在广州白云机场的跑道上,从我离开锡崖沟到回到广州,刚好是12个小时。

广州还在下雨,不禁怀念起太行山上的温暖阳光……

后主

太行深处—-王莽岭、锡崖沟日记-2

2006年5月28日 晴

早上睡了个懒觉,其实六点多外面天大亮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醒了,七点半闹钟响完以后又赖了半个小时床才起来。不过就因为自己懒了,而错过了上山的景区交通车,结果从八点多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拦下一辆过路的三轮农夫车。不过这农夫车也跑得真够慢的,特别是上坡的时候,估计也跟走路差不多。

今天的天气真棒,没有了昨天的大风,而且空气也干净了很多,昨天山谷里的迷雾,今天也全都散去了。没有了迷雾的阻挡,才发现太行山的沟壑是如此的壮阔。大地仿佛被活生生地撕裂了开来,两边是垂直的悬崖峭壁,中间是深不见底的峡谷,难怪太行山的峡谷会入选“中国最美的峡谷”呢。

昨天已经走过一次了,所以今天也就熟门熟路,先绕锦绣路走了一遍。对面的山峰没有别处的刚直线条,反而显得十分圆滑,而且幻化出如神龟、仙驼之类的奇峰。群峰下面的山谷,就是锡崖沟,隐约还能看见一到深深的峡谷。风光看起来不错,看来下午真的不能错过,去那看看再住上一晚。

走完锦绣路,就绕到琴台那边,传说是古琴曲《高山流水》的发源地。昨天因为天色已晚所以没有上来,今天一看果然风景一流。右边是观日台下面的悬崖,左边是八仙峰和远处的太行山沟谷,前方就是跌落山下的山谷和村庄,还能看到远处河南省的华北大平原。这个时候能做的只有不停地按快门,但是拍下来的还不及眼中看到了1/10。

依依不舍地离开琴台,但其实也是被正在往上走的旅行团赶走的,转战观日台。要不是衣服不够和路途遥远,今天一早真的想上来看日出的。不过现在山顶上正在修宾馆,下次有机会来的时候,就可以住山上就近过来看日出了。观日台的景致比刚才的琴台更为宽阔,眼前每一面都是极为漂亮的风景,不看日出光看景,也绝对是最好的地方。听说太行山的云海也是名不虚传的,可惜在这个晴朗的大好天,这些只能想象了。

顺着路走到方知台,这里除了还是观赏陡峭的山峰,还有在群峰和山谷间环绕的一条条小路。即使现在有公路了,但是这些小路都还没有荒废,仍是山沟里村和村之间沟通的最近通道,而且还成为了驴友徒步的好地方。凑巧看到下面山路上有人在走,旁边有个女孩说:“象个小蚂蚁似的。”不知道那“小蚂蚁”在仰望周围的山峰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也在瞅着我们这些山顶的“小蚂蚁”想象居高临下的感觉呢。

绕完一圈又是两个多小时,这时候是走公路回去还是走昨天上山的路回去好呢?旅店的大叔说去锡崖沟的班车是3点左右,看表还有足够的时间走山路回去,而且那么好的天气也不要浪费了。在山上吃了包饼干做午餐,又踏回了昨天上山的路。不过今天往回走基本上都是下山,所以也走得快,但是美丽的风景又让我不时地停下脚步,右手食指不停地重复按着快门,结果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下到昆山隧道口。

来到隧道口,突然又想进去看看,难得来了不进去走走似乎有点浪费。走进隧道扑面一阵凉风,而且黑乎乎的看不见路,只听见水滴下来的声音。掏出手电筒一照,才发现路面坑坑洼洼的,而且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块,听说现在还不时从洞壁上掉石头下来。走了100多米才看到一个透光洞,不敢往边上走,生怕让风给卷了下去。就着前面几个洞透近来的光,才稍微能看清挂壁公路的情况,确实是活生生从太行山的身体里凿出来的一条血脉。在这个地方,任何形容词都是无力的,心里充满的除了惊叹,就是佩服。

往回走到旅店一问,说去锡崖沟的班车早就走了,但是这个时候还不到三点呢。不想再浪费一天的时间,于是走到售票处去,看看有没有景区的车下去。结果又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连景区的班车也不肯走。被我磨了一会儿,终于磨到了让景区的工作人员开一辆皮卡把我送下去,当然是要付钱了,而且还比坐景区的车贵了10块钱。反正门票钱已经省了,而且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享受了一下工作人员的待遇。

看来王莽岭景区真的准备大开发了,通往锡崖沟新修了一条公路,途中有一条2700米长的隧道横穿太行山,听开车的小伙子说光是这隧道就花了七千万,但用一年时间就打通了。而现在刚立项的是新乡到高平的高速公路,其中又有一条穿越太行山的隧道,出口就在昨天住的营盘村旅店前面。幸好来得早,以后真的不知道会变成啥样子了。除了隧道,四面已经被群山环绕,从下往上看又是另一番感觉。

没多久就到了锡崖沟,住进唯一能洗澡的锡崖沟宾馆,因为已经两天没有洗过了。扔下包又马上到外面看风景去,这儿出名的是大峡谷。走出宾馆才十多米就是峡谷了,来到边上一瞧,可真够深的,还看不到底。沿着峡谷边走,刚开始还有新修的步行道,但后面就是原始的村道土路了。峡谷的石崖全部都是90度垂直上下,而颜色都是鲜艳的红色,不同于上面山上的黄色峭壁,在阳光照耀下十分夺目。

跟在王莽岭上面一样,大峡谷的景色也是十分漂亮,而且也是一步一景,每转个弯看起来都不一样。公路边上不时还有一块突出去的平台,其实就是悬崖的崖顶,站在上面还有点提心吊胆的,生怕那石头突然就松了。不过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不站在崖顶上,你就不能近距离观赏到峡谷的险峻和壮丽。惊叹自然的力量,在大地上撕开一道如此深邃的峡谷,每一边都是上百米高的垂直山崖,而且还有一条纤细的瀑布从崖顶飞落,汇入沟底的山溪。站在边上向下看得太久,还真有点眩晕的感觉,崖边也不敢靠得太近,生怕一下子踏空做了“天外飞仙”,那时候真的只有神仙搭救了。

锡崖沟其实是在山谷里的,所以抬头一望,四周都是高耸的太行群峰,有点井底蛙的感觉。在王莽岭上面是居高临下,而在这里是仰面观天,各有各的味道,但感觉都是那么壮观。

顺着山路一直走到了周家铺村,到处都是石头砌的房子、围墙、猪圈,感觉十分宁静。而一些面积大的崖顶,也自然成为村民晾晒的天然平台,果然是极为方便,只不过没有围栏,可真是得小心。

太阳已经渐渐隐到山峰后面,峡谷也没有了阳光的照耀,显得更为幽深。往回走到锡崖沟村口,那里有个小湖,在坐车下来的时候已经留意到了。湖水十分平静,倒影着周围高耸的山峰,湖虽不大,但是却为这坚毅的太行山凭添一分秀美。

书上说锡崖沟与世隔绝,连手机信号也没有,仿佛世外桃源。但是现在的锡崖沟,已经新盖了不少旅馆,旅游的发展让村民也开始做起了各式小生意,但是人们仍然十分淳朴。现在更顺畅的公路也通了,真不知道以后的锡崖沟,是否还能依然成为“世外桃源”……

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