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从山西想到清迈的联想

从平遥到大同的路上,车外面很冷,大家坐着都不出声,可能都想省口气暖暖身子。

车里面,师傅反复播放着邓丽君的一盘盒带,突然间思绪就跳到了清迈——邓丽君生前呆过最后也是最喜欢的一个地方,那个温暖的小城……

蔡澜曾经赞叹过:清迈是唯一没有污染的城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运气不好,大老远跑来,租了辆摩托车往山上开,结果只看到灰蒙蒙的清迈。还好,山上有座素贴寺。

在泰国,进寺庙的大殿都要脱鞋,但是素贴寺进大门就要脱了。可能是因为在山上离太阳也比较近,寺里面的大理石地板充分吸收了阳光的热量,走在上面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一道菜——将一只活鸭子赶上一块烧红的铁板,让鸭子不断地在上面跳跃,最后鸭掌烧熟了,就可以新鲜上桌了。

现在,我感觉就象是那只可怜的鸭子。

当地的人估计早已经练成了脚板上的功夫,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绕着金塔走了一圈又一圈。而象我这样的外国“鸭子”们,只能呆在屋檐下面看着。迫不得已要走的时候,个个都变得象芭蕾舞演员一样轻盈。

寺外面有卖水果的小摊,花20铢买了个切好的青芒果,撒上送的椒盐,那味道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首先是芒果的酸,中间又有点甜,还有椒盐的咸和辣,这四种味道在我口里打架,一轮刀光剑影之后我只能这样感叹:天啊!要是我以后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芒果怎么办???

结果,我以后凡是见到青芒果都要买,但是却再也吃不到那第一个的味道了……

晚上的清迈是适合兜风的,前提是坐摩托车。坐汽车闷在个铁箱子里面,享受不到清新的微风;骑自行车把自己蹬得一身汗,倒不如在房间里叹空调。所以,只有摩托车最合适。

清迈也有古城墙,不过比起咱们西安、平遥的就寒碜多了。不过人家这儿的护城河里有水,傍晚还有小孩子在里面游泳。有水这感觉就不一样了,那风是经过了河水的过滤,比在房间里的空调要舒服得多。绕着城墙兜圈,感觉只有一个“爽”字!

虽然也算得上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但是繁华的夜生活似乎跟清迈沾不上一丁点儿的边。没有喧闹的酒吧,没有在桌上跳舞的三点式女郎,更多的是象我们这样,似乎应该说是我们象LOCAL那样开着摩托兜风的人。

没有带头盔,很久都没有试过风吹过头发的感觉了,似乎能感觉到头皮上的毛孔都在呼吸。

T-SHIRT、短裤、拖鞋,我们打扮得很LOCAL。但是LOCAL也会遇上交通警察,就是因为我们让头皮呼吸了。

“We are tourist.”这句话如果可以免除处罚的话,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好好学。现在用在清迈的警察身上还是很有效的,一挥手就让我们走了。

所以,下次我们还要继续在清迈兜风。COZ,WE ARE TOURIST!

后主

吴哥碎片之Kbal Spean的传奇-2

从女王宫出来以后,太阳已经开始灼热地蒸烤着大地,摩托车在红土路上飞驰,我不得不抓紧我的帽子。仿佛越野般的半个小时,我才仅仅来到Kbal Spean的脚下,想一睹芳容,还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站在山路的起点,VCD里诱人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上!

热带雨林的茂密,挡住了我们头顶上的骄阳,非但感觉不到炎热,反而还有一丝清爽。

其实就在我们踏足的34年前,也就是1969年,也是同样浓荫密布的山路,一位名叫Jean Boulbet的人,在向导的带领下,“发现”了Kbal Spean,这个失落了千年的雕刻艺术宝库。后来由于柬埔寨国内战争的原因,这里又沉寂了29年,直到1998年才重回世人眼前。但对比起大名鼎鼎的吴哥窟、巴永寺,甚至近在咫尺的女王宫来说,Kbal Spean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我不知道34年前,当Jean Boulbet看见Kbal Spean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我只知道,当我看到Kbal Spean的时候,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在岩石河床上,竟然无一处遗漏地刻满了莲花状的花纹—-被称做Linga的生殖象征。由于是旱季,都裸露在空气中,可以想象在丰沛水量的雨季时,朵朵莲花在水下是多么的妖娆。

顺流而下,在几块巨大的石头上,刻满了高棉艺术中最常表现的神—-Vishnu。原来这位神也跟孙悟空一样,有好几种变身,在Kbal Spean这里,却是他最原始的模样,一位翩翩美男子。潺潺的小溪在他身边流过,在岩缝中跌落,激起洁白的水花,看见Vishnu微笑的脸,那是张十分享受的脸。

继续往下走,简直是惊异于当时的高棉人,竟然不放过河床上任何一个可以雕琢的角落,眼之所及,都是Linga,难怪乎这里又被称做“River of a Thousand Lingas”。

在吴哥的大小建筑里面,几乎都可以寻找到Linga的踪影,可见初期受印度教影响的高棉人,是多么地崇拜生殖。当中最常见的表现方式,就是一个象石磨一样的雕刻:中层是方形的女性象征,其中一面开口,代表着生命的源泉;上层是圆柱体的男性象征。但是现在很多建筑里的Linga都是不完整的了,大多只剩下方形的“磨盘”。

河床上刻着一个巨大的“磨盘”,周围被千万个圆形的“男性象征”包围。可惜的是没有水,要是有水的话,阳光照耀下晃动的水影,将这些雕刻映得光幻迷离,相信任何人都会被之吸引的,至少我会。随着水流在一座小悬崖上跌落,形成一扇瀑布,河床上美丽的雕刻也随之终止了……

后主

吴哥碎片之Kbal Spean的传奇-1

Kbal Spean音译是卡巴斯滨,意译是桥头。

没到吴哥之前,知道的只是大名鼎鼎的吴哥窟、巴永寺、巴肯山等,却对Kbal Spean一无所知。

在暹粒的海南鸡饭餐厅吃饭的时候,老板很喜欢重复放着介绍吴哥的VCD,其中一个画面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缓缓流动的溪水下,是排列整齐的一行行圆形浮雕,在阳光折射下,闪出神秘的光芒……

后来才从老板口中知道,这个地方叫Kbal Spean……
从女王宫出来以后,太阳已经开始灼热地蒸烤着大地,摩托车在红土路上飞驰,我不得不抓紧我的帽子。仿佛越野般的半个小时,我才仅仅来到Kbal Spean的脚下,想一睹芳容,还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站在山路的起点,VCD里诱人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上!

热带雨林的茂密,挡住了我们头顶上的骄阳,非但感觉不到炎热,反而还有一丝清爽。

其实就在我们踏足的34年前,也就是1969年,也是同样浓荫密布的山路,一位名叫Jean Boulbet的人,在向导的带领下,“发现”了Kbal Spean,这个失落了千年的雕刻艺术宝库。后来由于柬埔寨国内战争的原因,这里又沉寂了29年,直到1998年才重回世人眼前。但对比起大名鼎鼎的吴哥窟、巴永寺,甚至近在咫尺的女王宫来说,Kbal Spean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我不知道34年前,当Jean Boulbet看见Kbal Spean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我只知道,当我看到Kbal Spean的时候,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后主

在扁担上旅行—-越南行记-7

湄公河,Heaven & Earth

Sihn Café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一早在范五老街拐角上看见上百人聚在一块,千万不要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其实都是在等着参团出发呢。而门前一溜空调大巴车头上挂着不同方向的牌子,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忙前忙后地在吆喝,根本没有停下的机会。我和坚也混迹在人群当中,今天要去“高台教和古芝地道一日游”。

同是做一样的生意,Sihn Café旁边的TM Brother和Delta Adventure的人数明显就少很多,他们的车很多都没坐满。看来旅游者都是认导游书上推荐的,即使挤得再满也在所不辞。Sihn Café甚至还有一个日本女职员是专门负责帮助日本人的,其实从顺化开始,我们就发现各地都很多日本游客,可以跟欧美人平分秋色了。什么时候咱们中国自助旅游的人也多起来,Sihn Café也专门请个中国职员呢?

高台教是越南独有的一个宗教,广泛分布在西贡周围的湄公河三角洲,影响力很大,恐怕也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一个宗教了。大巴载着满满的一车各国游客,来到高台教最大的总庙。庙外早已经是人头涌涌了,今天是星期六,也是高台教人拜祭的日子。

庙建得十分高大,正面看是两座象教堂一样的高塔,但是整体的风格却非常中式。正门只供信徒出入,我看见他们都是清一色的白衣白裤,游客只能在侧门进去,还要先脱鞋。里面的空间十分宽敞,地面铺着漂亮的瓷砖,天花上用油漆画成蓝色的的天空和朵朵白云,中间各两排十几根粗大的盘龙柱子撑起整座大殿,似乎有顶天立地的意思。

所有人在里面都必须在边上走,绝对不能够踏进大殿的中央,不知道是为什么。走到最里面,就是他们供奉“高台”的地方,而“高台”只是一只眼睛,一只睁开向四周放射光芒的眼睛。导游说这眼睛是高台教的标志,它能够洞悉一切,任何邪恶都逃不出这“法眼”。

高台教结合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宗教于一身,所以除了最高地位的“高台”以外,还有佛教的释迦牟尼、观音菩萨,基督教的耶酥,道教的老子、关公,儒教的孔子等都是供奉的对象。而他们的“三大圣人”中,其中两个竟然是孙中山和一个法国人。

拜祭开始之前,女信徒要先在左边排队站好,然后开始的时候,剩下的男信徒要按地位高低陆续走进大殿。地位的高低是从衣服的颜色和帽子的形状上分别的,红黄蓝三色衣服和戴方帽的是最高级,依次是戴圆帽的,地位最低的恐怕就是女信徒了。从现场的信徒来看,信奉高台教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几乎没有。

仪式还没结束,我们就要离开了,外面阳光灿烂,让我觉得很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从我第一步踏进大殿开始,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感觉这个高台教象个邪教似的,尤其是那一只眼睛,怎么看都透出一股邪。

离开的路上,经过导游的介绍,才发现几乎所有的村子里都会有一座高台教的寺庙,因为正门上方都是那只瞪得大大的眼睛。

下午接着去古芝地道,是在越战期间越共修筑在地下的防御工事,跟咱们华北平原上地道战抗日时修的地道一样,估计也是跟咱们学的。说起这地道当年在越战的时候可是让美国大兵吃尽了苦头,即使是用橙剂将树木都杀死,也无损这地道分毫。

说来也奇怪,湄公河三角洲的土壤照理来说是十分潮湿,不适宜挖地道的,偏偏在古芝这一带却是坚硬的泥土,才造就了这一坚固的地道。除了地道,越共甚至还挖出了指挥室、厨房、卧室等地下空间,相互连通,宛如迷宫一般。

入口处也隐藏得十分隐秘,要不是导游带领,根本就不知道在哪儿,而且是不可思议的小,横宽都不到半米,刚好可以塞进去一个人。可以想象,这么小的一个入口,即使是给美国兵发现了,也没办法将他们臃肿的身体弄进去。团里的老外都兴致勃勃地排着队塞在洞口照相,不过个个人看起来都龇牙咧嘴的。

重头戏当然是亲身钻地道了,导游在前面带着,我和坚紧跟其后,因为害怕万一给个胖点的老外在里面堵住,那可真是进退两难了。进了地道,那真叫痛苦啊,蹲着走也不是,爬着走也不是,稍微把身子伸长点,脊梁又碰到顶了。而且里面还非常闷热,只一会儿工夫,我就已经汗流浃背了,汗珠不停地滴下来。地道还不是挖成直来直往的,还要拐几个弯,甚至爬上爬下,短短100米走下来,真是累得够呛。

象我身材这么苗条的人都觉得难受,真是无法想象,当年越共就是在这么狭小的地道里,往来穿梭,还要全副武装,最后取得战争的胜利,的确是不容易啊!

这里还有些陷阱模型,都是当年越战时用来对付美国兵的。看起来虽然很简单,但是每一件都极具杀伤力,看得我都隐隐生疼。有时候觉得,战争这事的确是可以两面看的,虽然侵略者令无辜的平民十分痛苦,但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也不是什么慈悲的东西。

晚上在西贡好好地慰劳了自己一番,吃了个大饱,因为这是我们在西贡的最后一个晚上了,第二天就要跟着湄公河两日游加金边离开越南,进入下一个目的地—-柬埔寨。

说是湄公河两日游可以坐船游江,但是感觉坐车的时间比坐船还要多。第二天就坐了一个早上的车才来到上船的地方,不过只坐了半个小时大船就说要上岸吃饭了。

吃完饭走过小桥,到丛林里的一个当年越战时越共的秘密基地参观,方式是坐小划船。这个秘密基地由纵横交错的狭窄河道组成,周围的树木铺天盖地,隐蔽性非常好。坐在船里,感觉四周都是蜿蜒的河道和茂密的树林,美国兵在这种地形上,怎么可能会获胜呢。现在有些地方还有没清除的地雷,经常都看见一个鲜红的骷髅警示牌。

这小船真是够小的,除了船头划船的女工,就只能坐上三个人,而且船很浅,恐怕稍微重点的话都会沉了。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平衡问题,总是有要翻船的感觉,害得我们坐在船里不敢左右乱动。但是小船在这种河道里确是十分灵活,有些地方明明看起来拐不了,结果一蹭就过去了。

我们船还好点,我和坚再加上一个日本人,三个都是瘦子,不用担心沉船。不过我们后面那条就有点麻烦了,一个韩国人搭上两个欧洲女青年,其中一个还是重量级的。划船的时候老听见后面传来女青年疯狂的笑声,到终点看见那韩国人脸都吓青了,说她们不停地动,结果水就不停地往船里灌。女青年却说觉得很刺激,是韩国人太胆小。反正我们是听得哈哈大笑,偷偷给那两女青年起了个外号—-Sinking Girls。

接下来又是坐车,不过是沿着湄公河走,不能在船上欣赏还可以在车上看。对我们而言,在国内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景色,所以倒不觉得什么特别,只是老外们显得兴奋些。晚上下榻在靠近边境的小镇—-朱笃,没想到居然有很多华人,街上的餐馆都打着中文的招牌。

在越南的最后一夜,没有任何娱乐,房间里也没有电视机,我们就在旅店的大堂里,和团里唯一的日本人和韩国人天南地北地聊天吹牛,直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的行程是从水上开始的,坐着小木船在湄公河上荡舟,欣赏河两岸的风景和参观水上村庄。

湄公河宽阔的水面提供了足够的场地,给人们修建水上村庄,光是在朱笃这一带的江面上,就有超过2000户水上人家,不过大部分都是住在狭小简陋的船屋。但其中也不乏有钱人家,他们是靠网箱养鱼为业,赚到钱后依然在水上修建大房子,里面该有的东西都有,甚至还有摩托车。房子就在网箱上面,掀开脚下的栏板,就看到活蹦乱跳的大鱼,不过说要养上一年才能拿出去卖。

接着继续坐船参观一条河边的占婆村庄。占婆族现在在越南已经是少数民族了,而这条村子的跟其他地方的又有不同,他们是信奉伊斯兰教的,不象其他是信印度教的。导游说这里的人其实是从马来西亚迁移过来的,所以信仰上有差别,村子里还有座清真寺,全村的小孩都要在里面学习阿拉伯文。不过从服饰和建筑上看,这村子却更接近柬埔寨的风格,男人都穿着纱笼,房子都是吊脚楼。看来,柬埔寨真的是不远了!

离开越南的时刻到了,我们换乘上一条大船,驶出宽阔的湄公河,一路向上游开去。前方是柬埔寨,前方是吴哥窟……

在扁担上旅行—-越南行记-6

西贡,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可能是晚上吃海鲜的时候,太高兴喝了瓶啤酒,结果一个晚上拉了好几次肚子,拉得我腿都软了。而坚却是一点事都没有,那就排除了是海鲜的问题。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那两顿海鲜大餐是非常值得的。

取消了原定去大叻的行程,直接就坐车去胡志明市。越往南走,感觉天气就越热,而且热带的阳光照在海面上直晃双眼。中午停在一个叫Mui Ne的地方午饭,这里是越南新兴的海滨度假胜地,老外多得都赶上当地人了。

晚上没睡好觉,一路上我基本都是在狂睡,快到胡志明市的时候才醒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比较喜欢西贡这个旧名字,感觉更有味道点。作为越南最大的城市和商业贸易中心,西贡这个洋气的名字似乎更适合这个城市。

一路走过来的地方都是十分宁静的小城市,即使是首都河内感觉也是如此。但是进了西贡以后,到处车水马龙,霓虹闪烁,高楼大厦,繁华大都市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跟大部分人一样,我对西贡的认识是始于电影《情人》的,总是以为西贡在现代的繁华背后,还会保留着《情人》里淡淡的法国味道。眼前的一切跟自己的想象有点背道而驰,这却是没有预料到的。

Open Tour的大巴到了全程的终点—-范五老街,还真有点“乡巴佬出城”的感觉,有点不知所措。虽然周围都是酒店,却没想到找个房间还这么困难,便宜的都住满了,有房间的价钱又太贵,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房间,但还要等到8点以后才能空出来。于是先扔下包,出去吃了饭再说。

坐了一个白天的车,最后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了。外面的大街上,仍然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但我们都累得不行,早早睡下了。

自行车一直是我们游玩的主要交通工具,一早又租了两辆车在西贡市内逛,先去的是在西贡河边的胡志明纪念馆。几乎每座城市都会有胡志明纪念馆,河内的没看上,顺化的没去看,西贡的怎么也不能落下了。

其实内容很简单,就是介绍了胡志明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和他领导的革命战争。介绍很多都是越南文,看不懂,幸好展览是以图片为主,还能猜个大概意思。在二楼走廊上看风景倒不错,正好面对繁忙的西贡河,河边的码头停满了轮船,桅杆的后面就是市中心的高楼大厦。

离开纪念馆,沿着西贡河边骑,河堤是一个休憩公园,跟国内的一样,是老人家的乐园。另一边就是西贡市中心,现代化的玻璃幕墙建筑举目皆是。经历过法国的殖民统治后,现在似乎又被现代的西方思想再度殖民。其实不止在越南,现在国内哪里不是都一样吗?

到了历史博物馆,虽然说在河内已经参观过,但是多看一点也不会亏,也就进去了。里面的陈列品相比起河内的好象更少了,但是就有了专门陈列占婆文物的展馆。越南的南部曾经是占婆文化鼎盛的地方,所以也留下了不少有价值的文物。跟在会安看的美山圣地一样,还是以精美的雕刻最多。

很多人都说到了西贡一定要去战争博物馆看看,看过了才知道战争的残酷。不过我们来到的时候,还有半小时就要中午闭馆休息了。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去,看能不能抓紧一下看完,谁知进去了才知道半小时是绝对看不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另一边,馆员十分准时地开始关门谢客,无奈只好离开,准备下午再来。

西贡的马路看起来横是横竖是竖的,挺有规律,但是走起来却不容易,很多都是单行线,自行车也不例外,一不留神拐了进去,迎面一堆摩托车向你呼啸而来,还真是吓一大跳。

不过这么兜兜转转地也让我们找到了西贡天主大教堂,这可是我们一路以来看过的最漂亮的一座教堂。红砖砌的外墙,高耸的两座塔楼,在蓝天白云下漂亮得象座城堡。教堂前的小花园里有一座圣母像,洁白无暇,将人带领到最纯洁的精神境地。

教堂对面就是邮局,同样也是一座殖民时期的西式建筑。鲜黄色的外墙十分抢眼,漂亮的浮雕装饰和西式柱头都用白色勾勒出来,让我动了“占有它”的心。走进里面,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暑热,非常凉爽。大厅的楼层十分高,空间十分开阔,完全不象一座邮局,宽敞得感觉更象是西方电影里的车站。

西贡市内另一座漂亮的殖民建筑就是人民委员会大楼,也就是以前的市政厅。从大楼前的广场上望过去,整座大楼的规模十分大,但是外墙的细节装饰却十分精美,象座宫殿般漂亮。不知道在里面办公,会不会有贵族的感觉。

正午的阳光实在是灼热了,晒在皮肤上生疼,于是跑回范五老街找了个餐厅吃中午饭,顺便躲躲太阳。不过除非太阳下了山,否则再怎么躲,也还是躲不了热带的高温。没办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顶着阳光骑车回去战争博物馆。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从来就没有真正体验过战争。而对于越南战争的历史,更多的是从好来坞电影上获取,虽然也知道电影上的情节跟真正的事实会相差很远,只是不知道会差这么远。

曾经投下不知多少炸弹的轰炸机、坦克、大炮,现在都静静地放在院子里,不过它们也只是间接的刽子手,真正的凶手是操纵它们的美国大兵。为了消灭所谓的越共敌人,凶手们出尽办法,用枪用炮,从地面到空中,无论平民还是百姓,非要将所有抵抗的人消灭。这样赤裸裸的杀人行为,不知道连累了多少无辜的生灵。

越南人民为了跟敌人斗争,巧妙地利用热带的雨林作为隐蔽,但是敌人为了破坏他们的隐身场所,竟然用了剧毒的化学物质—-橙剂,令地面上的一切绿色植物死亡,变成沙漠般死寂。而橙剂对人类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越南战后的畸形人口出生率非常高,照片中畸形人和他们父母生不如死的表情,让我实在没有看下去的勇气。

有战争的地方,都会有一群出生入死的战地记者,将最真实的情况报道给全世界的人。在他们拍摄的照片中,有很多都是我们曾经在不同媒体上看过的。记者们将一切都记录在胶卷上,我们看到了普通百姓惊恐无助的双眼,也看到了越南士兵正义必胜的坚定眼神,更多却是美国大兵冷酷无情的脸孔。

有很多记者写道:镜头前一群被美国大兵俘虏的无辜平民,他们彷徨无助地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痛哭,在记录下这个镜头转身的一瞬间,就听见了美国大兵冰冷的枪声,那一刻,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虽然没有亲历,但是看着一张张黑白照片,一段段记者的文字,相信每个人的心情都不会平静的。如果没有记者的真实记录,我们现在就体验不到和平年代的珍贵。不过他们中的很多人,却永远留在了印度支那的土地上,有相当一部分,直到现在连遗骸都还下落不明。

博物馆的留言本上,各国的旅游者用不同的文字写下了自己对战争的厌恶,和对世界和平的祈求。刚好这段时间美国准备出兵攻打伊拉克,本子上很多人都借机把美国和布什臭骂了一顿。我也写下了一篇感想,当然最后还是希望世界能够永远和平!

西贡是作家杜拉斯作品《情人》的发生地,我们之所以清楚也是托了主演梁家辉的福。不过我记得当时看完以后,根本就没看明白,就记得梁家辉演的华人富家子整天在房子里和那法国女学生偷情。我当时对这电影的评价就是:打着文艺片旗号的三级片。之后再也没看过这电影了,也许现在再看的话会有另一种体会。

《情人》里的很多情节,都发生在西贡的堤岸唐人街,看地图就应该找第五郡和第六郡。骑车横跨整个西贡市区,看见街上挂了很多中文字招牌后才敢确定已经到了。街上的景致其实跟旧广州,特别是长堤一带有点相似。街道两旁都是五六层半中不洋的楼房,我们还经过了一条卖海味的街,浓浓的海产味道都是那么的熟悉。

不过说到卫生状况,真是不敢恭维,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特别是流经堤岸的那条小河,隔着几条街都能闻到熏死人的臭,河水象墨水一样又稠又黑。看来《情人》已经成为历史,在堤岸恐怕已经找不到曾经留下的痕迹了。

晚上在一家餐厅的二楼露台边吃饭边看风景,发现餐厅里和大街上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才想起来—-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

在扁担上旅行—-越南行记-6

芽庄,卖海鲜的老太婆

在夜色中离开会安,再一次选择了通宵行驶的夜车前往芽庄。这就是Open Tour的好处,虽然坐十几个小时的车有点辛苦,但是却能省下一个晚上的住宿费和节约时间。

已经记不清在路上停过多少次了,但是那一次却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凌晨大约3点半,大巴停在了一座悬崖边,当时的我是睡得朦朦胧胧,睁眼往车外一看,却猛然从梦中清醒。第一眼,我以为自己看见了银河!

冲到悬崖边,那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啊!沿着海岸线,南北都是望不到尽头的灯光,全部都是从渔船上发出的灯光。我是第一次看见有这么多的渔船聚集在一起,而且沿海岸形成了一条光带,曲折蜿蜒,仿佛天上的星星般夺目。只有一句诗能够最贴切地形容当时的画面—-疑是银河落九天!

全车的人都被这壮观的景色给迷住了,整整停留了半个多小时才离开。之后的公路一直沿着海边,所有人都忘记了睡觉,都望向大海的方向,望着这比夜空更为璀璨的“海上星河”,一直到消失在视线为止……

芽庄在我们的旅行计划中,只是作为休息的地方,可看的东西不多,不过却拥有一个听说不错的海滩。我们到达以后,也不急着下海,先租了自行车去市区北面的冲洛景区。冲洛是海边的一个花岗岩岬角,以其独特的岩石形态出名。

不过根据国内的经验,名气越大的地方,不一定就是最漂亮的。冲洛也不例外,感觉其实就是海边的一堆稍微怪模怪样的花岗岩罢了。不过在这里看海倒是不错,海水汹涌地撞击着岩石,激起高大的浪花,仿佛要将坚硬的花岗岩击碎。

另一边却是恋人和海钓者的地盘,好不容易才在树丛中找到了正确的路。几对情侣躲在岩石的阴影里谈情说爱,海中垂钓的在海边自娱自乐,反倒是我们俩有点格格不入,也不好意思多呆下去了。

骑车回市区的路上经过一座占婆遗址,是越南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遗址只剩下三座塔,用红砖砌成,上面的雕刻还算精美。塔前有一条十分陡峭的楼梯,估计超过70度,而那里才是原来的正门,看起来以前要爬上来拜祭的话还真不容易。

在这里可以俯瞰市区北面的渔村,可能白天不是捕鱼的时候,所以港口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渔船。突然间又想起了头一天晚上看见的渔船捕鱼的景象,真是从来没见过的壮观和迷人。

回到市区,沿着海边的公路边骑边看风景,不过同时我们还在寻找一个人—-一个卖海鲜的老太婆。

我们来芽庄的目的除了是在海边休闲外,最重要的就是找那个老太婆。据某篇攻略上介绍,这个老太婆卖的海鲜,又便宜又好吃,看得我们食指大动,一路上留着肚子就是为了在芽庄大开杀戒的。不过那攻略写的不大清楚,没提到老太婆的具体位置,只是说在沙滩对面。

天啊,芽庄整个市区就是沿着沙滩建的,那对面到底是哪儿呢?仔细研究了那篇攻略,终于被我找到了突破口—-作者住的酒店。我想应该是在他住处的附近,只要找到了酒店,应该就可以找到老太婆了。

骑着车,双眼不放过任何有可能的目标,同时还要在别扭的越南字母里分辨出酒店的名字。然而沿着海边越骑越远,目标却仍然没有出现。正当我们停下来再看攻略的时候,却猛然发现—-我们就停在了作者住的酒店前面,然后一抬头,马路对面的一个挑着个锅的老太婆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掀开锅,一阵烟雾过后,只见满目的鲜红—-龙虾、海蟹、大虾,还有比拳头大的海螺、扇贝和很多不知名的贝壳,我们就象闯进了四十大盗老巢的阿里巴巴。反复思量后,我们挑了一只大龙虾,两只大海蟹,几个大大小小不同品种的海螺,老太婆开价才10万盾。我们掐指一算,还不到60块钱。在算数的时候,老太婆以为我们嫌贵,又抓了一把小贝壳,猛说:“Free, free!”

当然了,我们循例还是要装模作样地讨价一番,其实心里已经是准备掏钱了。而且我还对老太婆说:“We will come back tonight!Cheaper, cheaper!”结果盘子里又多了几只贝壳。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当即掏钱坐下大快朵颐。

海鲜都是最原始的做法—-蒸熟,虽然有点老,但是保证够熟而且保留了原味,再蘸越南人爱用的黑椒盐青柠汁,味道真是一流。我们光顾着吃,却没发现老太婆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就象她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样,只剩下汽水摊的老板看着我们。

说句老实话,虽然吃的环境一般,而且还不时有一堆苍蝇飞过来跟你共进午餐,但是却真的从来没试过那么好吃、那么便宜的海鲜大餐。对我这个有虾有蟹就能过日子的人来说,这餐饭吃得无比心满意足,觉得生活在越南的人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了。

吃完饭,撑着肚子踱过马路对面的海滩,看看芽庄这著名海滨胜地的海。要是我没有去过会安的海滩的话,我可能会认为芽庄的海滩真的是挺不错的,但现在一看,感觉跟会安的就有差别了。这里的沙滩不够会安的宽,而且没有会安的平缓,最重要的是沙子是黄色的还有点粗,不象会安的细白如雪。估计这里之所以出名,是跟以前是美军度假的地方有关。

不过最让我们失望的是,海滩挂起了红旗,而且海浪很大,不适合游泳,难怪海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几个老外在晒太阳。没办法,只好先到别处逛逛,回来再看情况怎样。

骑上车在城里面转来转去,看了看石砌的天主教堂,印象最深的是走上教堂的那条路,路边全部都是死去的人的铭碑,上面还粘满了小花。接着去了隆山寺,一座规模很大的佛教寺院。寺后的山顶上有一尊巨大的白色佛像,爬上山顶还真费点力气。不过奇怪的是寺院坐北朝南,但是佛像却是坐西向东,搞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芽庄市区,从这个角度看,佛教是占据了最高的山头的。

最后还是回到了海边,海浪依然很大,估计是没有下海的希望了。不过光是坐在海边,看看海,听听浪,吹吹风,感觉已经很舒服了。有两个还穿着校服的小女孩,在沙滩上捉小蟹。看着她们在沙滩上尽情地奔跑,开心地欢笑,觉得幸福其实真的很简单。

骑上车准备去机场看飞机,路上却碰见了在会安认识的一个上海人。在他乡遇见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感觉的确是十分亲切,于是相约晚上一起去吃海鲜大餐。

在路上发现晚上才是吃海鲜的时候,沿海边的马路摆出了好几摊海鲜,不过我们还是回到老太婆那里。我看见她就说:“I said I’ll come back!”她高兴得狠狠拍了我屁股一下。晚上的选择更丰富些,而且都是新鲜的,我们还是挑了虾蟹贝壳之类的东西,又饱餐了一顿。如果不是订了第二天早上的车票,真想留下天天这样吃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