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花样年华-2

下楼的时候,我没有坐电梯,我害怕自己又再堕入不真实中。走出去的时候,外面飘起了纷纷小雨,湿漉漉的柏油路面反射着霓虹的光,红红的让我感觉有点灯红酒绿的味道。

外白渡桥,曾经以一座桥的身份代表过上海,虽然现在更多人知道的是黄浦大桥和杨浦大桥,但是我仍然认为它是最上海的桥。喜欢这座桥,或许是因为它的外形跟海珠桥很象吧,又或许是因为桥下流过的苏州河。我不喜欢吴淞江这个名字,苏州河总让我联想到精致的园林和小屋,还有那烟雨的朦胧,虽然眼前尽是高楼大厦。

走上外滩,两边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边是古老,一边是现代。对岸的浦东,建筑都不可思议的高,高得现在都看不到顶了,深深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中。那天在东方明珠上,本以为会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很失望—-没有。不过伴着黄昏的暮霭,望着浦西江边那一排西式楼群,感觉上海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外滩上的建筑,每到晚上都会着起华丽的晚装。粗大的罗马柱,沉重的铁门,璀璨的灯光,一路绵延过去的豪华建筑,这种气势在国内真的没法比。不过这华丽的外表,似乎只能在夜色灯光的照耀下才能焕发出来。再美丽的东西始终都经不起岁月的冲刷,白天在日光下,残缺的雕刻,灰暗的墙壁,一切缺陷都见光死。外滩就象灰姑娘,没有水晶鞋,怎能变公主?

走过汇丰银行大厦,忍不住又想进去看看,可惜已经是大门紧闭,只能在脑海中回味……旋转木门,仿佛是一扇具有无限魔力的门,在旋转中将我带进了金色的宫殿。宽敞高大的大厅里,你可以无视一切的摆设,你可以无视走动的人群,但你不可以无视一样东西—-天花板。

在这里面,你所能做的只有仰头、睁眼、感叹!正中的女神,轻抬的粉臂似在勾引我的魂魄,也似指引我在环绕的黄道十二星座中,奔向属于自己的一个。巴黎、伦敦、纽约、加尔各达……曾经属于汇丰的分号,各自在四周炫耀着他们的辉煌。熟悉的名字,将我带入浪漫的花都,耳边响起大笨钟的声音,自由女神的火炬在我心中熊熊燃烧……我已经说不出话了,面对着所有形容词都不足以表达出来的金碧辉煌,我感觉自己象个不适合的人,来到了不适合的地方……

走到街上,感觉依然强烈,所有的人仿佛都只是门外的匆匆过客,他们的眼中闪着希冀,他们的脸上带着渴望,但是他们的心里跟我一样,担心自己玷污了那一身的高贵。

外滩,无疑是上海这座城市最值得炫耀的资本,但是感觉却象她—-高贵,冷艳,永远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后主

上海 外滩

上海的花样年华-1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我走了进去,阿姨的表情已经麻木,机械地将扳手一扳,电梯门又缓缓地关上。在关上的一刹那,时光倒流了数十年……

电梯在三楼停下,门照例地缓缓打开。

她,走了进来。她,还是一身玲珑曲致的旗袍,淡漠的神情仿佛不可接近的冰山。她,开口缓缓地说:“来啦?”字字仿佛从口中缓缓吐出的烟圈,在空气中淡淡地弥漫开来。

电梯门又缓缓打开,伴着有点不够油的机器声,我走了出去。回过头来,门缓缓地关上。

她,倚靠在角落里,依旧是那慵懒的感觉,但是嘴角却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宛若蒙娜丽莎般神秘……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想象,没有神秘的她,也没有曲致的旗袍,有的却是那岁月的痕迹,已经深深烙进了建筑的肌骨里。

地上铺着木地板,已经不再光滑油亮,曾经如潮的人流使之退却剩最原始的木色,走在上面吱吱作响。极高的楼底,昏暗幽深的走廊回荡着我的脚步声,撞进耳朵里就好象走进了某部电影的场景……

这些仿佛电影蒙太奇般的梦幻感觉,在我走进房间的一瞬间全然瓦解。刚刚SHOWER完的老外袒胸露乳地站在房间中擦头,真实的场景让我猛然意识到,我是在青年旅馆中。虽然浦江饭店这座建筑也曾经辉煌,从它那些精雕的木栏杆、装饰过的门窗、整齐的木地板就可以看出,但是时光的无情却将它的光彩褪尽。尽管十分宽阔的房间还可以看出当年的大气,可惜却被挤进了九张床,和九个不同国籍的房客,当中也包括了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

后主

上海某青年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