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卧虎藏龙》的足迹之苍岩山记-2

对了,就在那里!

两面高耸垂直的悬崖上凌空架起一座桥,桥上绿瓦红墙的楼阁悄然独立,看似摇摇欲坠,其实却是稳如泰山。再往前走近细看,才发现原来在桥楼殿前还有一座白色的石桥,跨度更大,由于相距很近,所以看起来还以为桥楼殿是建在这座桥上的。不过在惊叹过后却有点点失望。原想象桥楼殿是高高凌驾在无底深渊之上的,但是现在看起来顶多也就100米左右,虽然雄伟,但还是嫌不够惊险。不过无论如何,任何人第一眼看见的时候都是会感叹的。

来到桥楼殿下,两侧悬崖的中间有一道石梯一直通到悬崖上面。沿着石梯走上去,两边赤红的岩壁似乎把人紧紧夹住,抬头只看见蓝天一线。单薄的桥体似乎承受不了桥楼殿的重量,显得岌岌可危,但是坚固的石条却将它稳固地支撑在悬崖之上。实在难以想象,这座建于隋朝,比赵州桥还要早几年建成的建筑,经过千年的风雨还能如此稳固地屹立着。

匆匆登上崖顶,迫不及待地与桥楼殿做最亲密的接触。不知是否因为成为旅游区的原因,整个福庆寺里面看不见一位僧人,各座殿堂都牢牢地关上了门,我只能在窗缝中向里面窥看。桥楼殿里供奉着三尊大佛,据资料介绍分别是阿弥陀佛、释迦牟尼和药师佛,两侧还有十八罗汉,背面是观音菩萨。阳光透过窗户,星星点点地照在佛像上,令面带微笑的佛像显得更加安详神秘。微风轻轻吹过,带动屋角上的风铃,叮呤叮呤地声声都敲在了心上。很久都没有如此安静地聆听过风铃的声响了,清脆的铃声入耳,思绪却象脱壳一般随铃声飘荡。

沿着山崖边的小路向前走,却是三步一回头。就象在崖间飞翔的鸽子,迎着山风展翅,但最终还是停留在桥楼殿上。脚下的路平坦宽阔,却是靠人力在凹凸的山崖上逐块用石头垒平的。路边的小屋可能是以前的僧舍吧,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在夹缝中建筑。眼前又浮现出《卧虎藏龙》的场景,罗小虎就是在这里看见玉娇龙的到来,但是却没想到这一见面却成永别。

回头再望桥楼殿,却有另外一种感觉。远望似乎显得更加小巧玲珑,更加精致些,更象隐藏在深闺中的美女,丝毫没有近看时雄伟的感觉。路旁的石碑上刻着“绝献回栏”,似乎告诉我们,在这里一定要回头,才能体验到桥楼殿的另外一种风情。

山下已经开始喧闹起来了,在山上摆摊的人也已经开档做生意了,很庆幸自己能赶在他们之前,享受到了难得的清静。过了桥楼殿以后,山上的其他东西已经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草草逛了一圈绕向东天门下山。东天门正对着桥楼殿,让我可以最后一次眺望。呼呼的大风迎面吹来,山上青翠的柏树发出如海潮般的声响。眼前再次浮现电影里的片段,玉娇龙最后就是纵身跳下桥下的滔滔云海中。要是现在眼前也是云海缭绕的话,我想我也会有那种冲动的。

路边的中巴已经在响喇叭召唤了,走出福庆寺山门,回头再看已经望不见桥楼殿的身影了,就象罗小虎再也看不见玉娇龙一样……

后主

2002-3-26

追寻《卧虎藏龙》的足迹之苍岩山记-1

“许个愿吧,小虎!”—-追寻《卧虎藏龙》的足迹之苍岩山记

※※※※※※※※※※
“小龙!”
“还记得你说的那个故事吗?”
“心诚则灵?”
“许个愿吧,小虎!”
“一起回新疆。”
※※※※※※※※※※

第一次认识苍岩山,是在几年前的一本旅游杂志上,当时只记住了山的名字和那张桥楼殿的照片。

第二次认识苍岩山,是在电影《卧虎藏龙》里。文章开首的那一段,就是罗小虎和玉娇龙在桥楼殿前的对话。说完以后,玉娇龙就纵身从桥上跳下深渊,诚心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赎罪。看电影的时候还被蒙了一回,一直以为那里就是片中所说的武当山。但是去过武当的狼说在山上根本没见过那有座楼的桥,我才在重看的时候认真留意了一下,结果发现了苍岩山的名字。

苍岩山?脑子里迅速闪过了那张桥楼殿的照片。赶紧翻箱倒柜,把那本杂志找出来一看,果然跟电影里的是一模一样。仔细读了一遍桥楼殿的介绍:桥凌驾于百仞峭壁间,桥上建楼,楼内有殿,供奉三座大佛。此殿为我国三大悬空建筑之一。

自此,苍岩山桥楼殿就在我脑子里扎了根—-一定要去苍岩山!

北京漫天乱舞黄沙的时候,我还在想:就算明天还是这样,我还是要去一趟苍岩山!近1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沙尘暴,也没能动摇我这早已经订下来的信念。皇天不负有心人,第二天的时候天气已经很不错了,虽然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尘土味。

中午坐上开往石家庄的火车,车窗外闪过华北平原一成不变的风景,青绿的麦田望不到边际。我的脑子里却是空白一片,一切的行动似乎是本能在推动着。好运仍然陪伴着我,下了火车打的去车站碰到的司机恰好昨天才去过井陉县城,到了车站刚好又有一辆车直接可以到苍岩山景区。

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石家庄的市容,车子已经驶入了莽莽太行山中。太多人将南北的山水做过了比较,不外乎就是南方的山阴柔北方的山刚劲,南方的山似美女北方的山如伟男。确实,当你看到壁立万仞土色的高山,你不能不联想到的是那古铜色的有力肩膀。落日的余辉将山体映衬得更加雄伟高大,红色的晚霞如同一件披风,飘扬在深邃的蓝色中。

冷清的景区宾馆里,可能只有我这个千里迢迢,只是凭着一个信念而来的人,就好象玉娇龙背负忏悔来赎罪一样。

清早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头顶上的缆车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嘎嘎作响,玻璃反射着耀眼的太阳。走进山脚的福庆寺山门,看门的人才刚刚起床。折腾了半天找门票,最后还是只给了我三张补票的凭据。

耳边十分宁静,只听见不知隐藏在哪里的鸟儿的鸣叫。石块铺就的山道将我引向山坳深处,两边的高山象一双有力的双臂环绕着,山外的大风丝毫不能进来作乱。虽然脚下的道路并不十分平坦,但是我的眼睛却一直停留在高处,越往前走感觉就越强烈,我专诚过来寻觅的就要出现了。

后主

2003-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