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2

从四川到云南:泸沽湖,走走走走走啊走

房间就在水面上,绝对是枕着涛声入梦啊!更夸张的是,睡到半夜的时候,竟然被窗外皎洁的月光“晒”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洁白得难以置信的月亮,就象一盏明亮的氖白灯,白花花的直晃双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哗哗”拍岸的湖水声唤醒的。早起的摩梭男人,已经划着猪槽船在湖面上下网捕鱼了。环绕四周的山上都结集着厚厚的白云,奇怪的是湖面上空却一丝云也没有,只是一片纯净的高原蓝。

早餐后告别瓦玛若家园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书上写从大嘴徒步到落水只不过5个多小时,就算出发晚了点,也还是可以在天黑之前到达。走出大门,就已经是湖边。这里早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村民,湖边也停靠了几艘猪槽船,还有几匹马。村民们一见到我,就好象见到救世主一样,不停地向我吆喝:坐船吧!骑马吧!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徒步到落水,也就没有怎么搭理他们,只是微笑着向他们摇头,双脚片刻不停留。

太阳还没有在山后冒头,在大山的阴影下走十分凉爽,还是很舒服的。但是双肩很快就感觉疼痛了。其实昨天从左所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带太多东西了,看来睡了一晚上还是没能让肩膀好过点。没办法,挺下去吧。

大山的躯体伸进泸沽湖里,形成一个个岬角,岬角之间必定是一个漂亮的湖湾,公路就这样沿着湖岸弯曲地通向前方。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走在路上,但是很快这里的宁静将要被打破,因为一路上都已经开始在修路了,坑洼的土路相信很快就要被平整的马路代替。

太阳终于跳到了山头上,结集的白云也随之开始消散,原来象顶着一头泡沫的格姆神山,也开始逐渐露出陡峭的岩壁。转过了两个湖湾以后,我到达了小落水村。看看手表,从离开大嘴到抵达,走了40分钟。

村子坐落在神山东边的山脚下,面向泸沽湖的一大块平缓坡地上,整齐地种满了绿油油的作物,两间木楞房孤零零地在田地中央。我觉得房子的主人真是懂得享受,这环境比村子里的其他房子好多了。

稍事休息后,又背上行囊继续前进。顺着公路走到村子另一边的山坡上回望,脚下是泸沽湖湛蓝的湖水,让人有跳下去的冲动。可惜路在山腰上,不能下到湖边,否则被如斯美景吸引,怎能不亲近一番呢。

走过山口,路边有一座玛尼堆,还有刚刚煨完桑的痕迹,没烧完的松枝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来到山口的另一边,景致不但更美了,而且还有点异国的感觉。湖岸在这里很优美地画了条弧线,土岸感觉就象布满黄色细沙的沙滩,再加上蓝蓝的湖水,简直就跟照片上的海滩一模一样。要不是身处半山上,真想冲下去了,现在只有望水止渴的份。

走在路上面,但是眼睛却离不开泸沽湖。谁说“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在这里,不看景简直就是浪费了自己的一双眼睛,甚至恨不得再长多几双呢!

边走边看,感觉时间就是过得特别快,转了个弯,就来到了色努村。村子就在神山正面的山脚下,骤眼望去,跟小落水村有几分相似,也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农田。这回我可放聪明了,先看看有没有近道,刚才在小落水顺着公路走,绕的那个弯啊。还好,田里很明显的一条小路径直通到了对面的山坡上。

下到小路上,赶紧把背包卸下,肩膀已经酸痛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色努的风光确实不是盖的,尤其是湖边的两棵大树,一高一矮并排着,就好象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为本来已经美不胜收的风景添上一点浪漫。我的思想再次薄弱起来,真想就呆在这儿不走了。不过说不定前面还有更漂亮的景色在等着我呢,于是又迈开脚步了。

沿着小路爬上山坡回到公路上,还要再绕个大弯才到山口,背着大包让我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是一回望色努村,才发现力气还是没有白费。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了。而山口的另一边,已经可以看见里格岛了。

公路还是要在山腰上绕个大圈,我又发现了捷径—-就在山口那里的一条很明显的小路。走下去,路就在低矮的灌木从中,而且可能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感觉就象走在槽里一样。路很多分岔,但是不难找到正确的路,不过还要提防中招,因为路上的马粪实在太多了。到了对面山坡下,又有分岔了,一条路往上走回到公路上,另一条则沿着湖边去里格。我当然不会再爬上马路了,想都不想就走了湖边的路。

很快就上了里格岛,但是迎面的木楞房上竟然装了一部IC卡电话。也难怪,里格已经是除了落水以外的第二大接待中心,有IC电话也不出奇。走进村子,沿湖的一溜房子几乎都变成了商铺,酒吧、茶室、餐厅什么都有,英语招牌也出现了。虽然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但是我却没有留下来的兴致,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又是爬坡回到公路上,这次不但是肩膀疼了,连背也开始疼起来,只好时不时用手拖拖背包减轻一下负担。走到山上的十字路口,实在是有点累了,于是就停下来休息吃饭。中午的太阳越来越猛,在烈日下行走的确有点吃力,还好离落水已经不远了,再坚持一下,我就可以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是从四川走到云南的!

一停下来,就不想走了,于是在那里磨磨蹭蹭了半个多小时才重新出发。走了没多远,就在路边看见了“81”公里的路标。回头一望,里格村就象镶嵌在一幅画里一样,美得都有点不真实了。看看泸沽湖的水,一片清澈透亮的蔚蓝,蓝得象一杯醇酒那样醉人。难怪书上说在这里望向里格是最漂亮的!

天气越来越热了,开始还计划每半小时休息一次,最后不得不变成每公里休息一次。路又从半山上转到了湖边,实在是受不了灼热的阳光了,而且湖水的诱惑又是那么强烈,终于忍不住到湖边泡脚去了。

刚把脚伸进水里,哇!那种清凉的感觉,简直让人如登仙境啊!

但是,再舒服还是要走的,而且这个时候已经超出我所计划用的时间了,还是加紧时间上路吧。虽然已经能看见远处的落水,但是随后路上的风景却已经开始平淡,没有之前让人眼前一亮的景色,走起来的兴致也没那么高了。

或许是平淡的风景让我错失了走进落水的路口,又或许是因为太密集的房子让我感觉压迫,反正我就是走过了落水才发现的。不过将错就错,就住到了前面的保护所去了,还落得个清净。掐指一算,从出发到抵达,总共用了7个小时,双腿累得感觉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却见到了泸沽湖最美丽的风景!

接着我又走进了落水,但是已经喧嚣得象一座小城了,完全没有了一路上宁静的感觉。如果可以再次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远离落水,到别的村子去体会真正的泸沽湖。

后主

太行深处—-王莽岭、锡崖沟日记-3

2006年5月29日 晴

离开锡崖沟的班车是早上六点的,而且每天也就这唯一的一班。西边的山峰已经开始被阳光照亮了,地里也已经有早起的村民在劳作了。

班车依然走以前唯一通进村子的公路,也就是那条在太行山坚硬的身躯里挖凿出来的挂壁公路。现在这条挂壁公路已经改良过了,比原来的宽点,而且都已经铺上了水泥,没有我昨天走的昆山公路原始,不过依然十分壮观。只能够再一次打心里佩服当年开路的村民,用他们的血汗甚至是生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熟悉的风景都被抛到了身后,不过心里已经有了重临的念头。虽然赶上了天晴的好天气,但是还留下了日出、云海、春花、秋叶、冬雪等等的遗憾,也不知道还要来多少次才能弥补了。

一路顺畅,陵川到晋城再到郑州,从太行山深处跨越黄河又回到了华北平原,路上还订了下午回广州的机票。下午6点,飞机着陆在广州白云机场的跑道上,从我离开锡崖沟到回到广州,刚好是12个小时。

广州还在下雨,不禁怀念起太行山上的温暖阳光……

后主

太行深处—-王莽岭、锡崖沟日记-2

2006年5月28日 晴

早上睡了个懒觉,其实六点多外面天大亮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醒了,七点半闹钟响完以后又赖了半个小时床才起来。不过就因为自己懒了,而错过了上山的景区交通车,结果从八点多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拦下一辆过路的三轮农夫车。不过这农夫车也跑得真够慢的,特别是上坡的时候,估计也跟走路差不多。

今天的天气真棒,没有了昨天的大风,而且空气也干净了很多,昨天山谷里的迷雾,今天也全都散去了。没有了迷雾的阻挡,才发现太行山的沟壑是如此的壮阔。大地仿佛被活生生地撕裂了开来,两边是垂直的悬崖峭壁,中间是深不见底的峡谷,难怪太行山的峡谷会入选“中国最美的峡谷”呢。

昨天已经走过一次了,所以今天也就熟门熟路,先绕锦绣路走了一遍。对面的山峰没有别处的刚直线条,反而显得十分圆滑,而且幻化出如神龟、仙驼之类的奇峰。群峰下面的山谷,就是锡崖沟,隐约还能看见一到深深的峡谷。风光看起来不错,看来下午真的不能错过,去那看看再住上一晚。

走完锦绣路,就绕到琴台那边,传说是古琴曲《高山流水》的发源地。昨天因为天色已晚所以没有上来,今天一看果然风景一流。右边是观日台下面的悬崖,左边是八仙峰和远处的太行山沟谷,前方就是跌落山下的山谷和村庄,还能看到远处河南省的华北大平原。这个时候能做的只有不停地按快门,但是拍下来的还不及眼中看到了1/10。

依依不舍地离开琴台,但其实也是被正在往上走的旅行团赶走的,转战观日台。要不是衣服不够和路途遥远,今天一早真的想上来看日出的。不过现在山顶上正在修宾馆,下次有机会来的时候,就可以住山上就近过来看日出了。观日台的景致比刚才的琴台更为宽阔,眼前每一面都是极为漂亮的风景,不看日出光看景,也绝对是最好的地方。听说太行山的云海也是名不虚传的,可惜在这个晴朗的大好天,这些只能想象了。

顺着路走到方知台,这里除了还是观赏陡峭的山峰,还有在群峰和山谷间环绕的一条条小路。即使现在有公路了,但是这些小路都还没有荒废,仍是山沟里村和村之间沟通的最近通道,而且还成为了驴友徒步的好地方。凑巧看到下面山路上有人在走,旁边有个女孩说:“象个小蚂蚁似的。”不知道那“小蚂蚁”在仰望周围的山峰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也在瞅着我们这些山顶的“小蚂蚁”想象居高临下的感觉呢。

绕完一圈又是两个多小时,这时候是走公路回去还是走昨天上山的路回去好呢?旅店的大叔说去锡崖沟的班车是3点左右,看表还有足够的时间走山路回去,而且那么好的天气也不要浪费了。在山上吃了包饼干做午餐,又踏回了昨天上山的路。不过今天往回走基本上都是下山,所以也走得快,但是美丽的风景又让我不时地停下脚步,右手食指不停地重复按着快门,结果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下到昆山隧道口。

来到隧道口,突然又想进去看看,难得来了不进去走走似乎有点浪费。走进隧道扑面一阵凉风,而且黑乎乎的看不见路,只听见水滴下来的声音。掏出手电筒一照,才发现路面坑坑洼洼的,而且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块,听说现在还不时从洞壁上掉石头下来。走了100多米才看到一个透光洞,不敢往边上走,生怕让风给卷了下去。就着前面几个洞透近来的光,才稍微能看清挂壁公路的情况,确实是活生生从太行山的身体里凿出来的一条血脉。在这个地方,任何形容词都是无力的,心里充满的除了惊叹,就是佩服。

往回走到旅店一问,说去锡崖沟的班车早就走了,但是这个时候还不到三点呢。不想再浪费一天的时间,于是走到售票处去,看看有没有景区的车下去。结果又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连景区的班车也不肯走。被我磨了一会儿,终于磨到了让景区的工作人员开一辆皮卡把我送下去,当然是要付钱了,而且还比坐景区的车贵了10块钱。反正门票钱已经省了,而且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享受了一下工作人员的待遇。

看来王莽岭景区真的准备大开发了,通往锡崖沟新修了一条公路,途中有一条2700米长的隧道横穿太行山,听开车的小伙子说光是这隧道就花了七千万,但用一年时间就打通了。而现在刚立项的是新乡到高平的高速公路,其中又有一条穿越太行山的隧道,出口就在昨天住的营盘村旅店前面。幸好来得早,以后真的不知道会变成啥样子了。除了隧道,四面已经被群山环绕,从下往上看又是另一番感觉。

没多久就到了锡崖沟,住进唯一能洗澡的锡崖沟宾馆,因为已经两天没有洗过了。扔下包又马上到外面看风景去,这儿出名的是大峡谷。走出宾馆才十多米就是峡谷了,来到边上一瞧,可真够深的,还看不到底。沿着峡谷边走,刚开始还有新修的步行道,但后面就是原始的村道土路了。峡谷的石崖全部都是90度垂直上下,而颜色都是鲜艳的红色,不同于上面山上的黄色峭壁,在阳光照耀下十分夺目。

跟在王莽岭上面一样,大峡谷的景色也是十分漂亮,而且也是一步一景,每转个弯看起来都不一样。公路边上不时还有一块突出去的平台,其实就是悬崖的崖顶,站在上面还有点提心吊胆的,生怕那石头突然就松了。不过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不站在崖顶上,你就不能近距离观赏到峡谷的险峻和壮丽。惊叹自然的力量,在大地上撕开一道如此深邃的峡谷,每一边都是上百米高的垂直山崖,而且还有一条纤细的瀑布从崖顶飞落,汇入沟底的山溪。站在边上向下看得太久,还真有点眩晕的感觉,崖边也不敢靠得太近,生怕一下子踏空做了“天外飞仙”,那时候真的只有神仙搭救了。

锡崖沟其实是在山谷里的,所以抬头一望,四周都是高耸的太行群峰,有点井底蛙的感觉。在王莽岭上面是居高临下,而在这里是仰面观天,各有各的味道,但感觉都是那么壮观。

顺着山路一直走到了周家铺村,到处都是石头砌的房子、围墙、猪圈,感觉十分宁静。而一些面积大的崖顶,也自然成为村民晾晒的天然平台,果然是极为方便,只不过没有围栏,可真是得小心。

太阳已经渐渐隐到山峰后面,峡谷也没有了阳光的照耀,显得更为幽深。往回走到锡崖沟村口,那里有个小湖,在坐车下来的时候已经留意到了。湖水十分平静,倒影着周围高耸的山峰,湖虽不大,但是却为这坚毅的太行山凭添一分秀美。

书上说锡崖沟与世隔绝,连手机信号也没有,仿佛世外桃源。但是现在的锡崖沟,已经新盖了不少旅馆,旅游的发展让村民也开始做起了各式小生意,但是人们仍然十分淳朴。现在更顺畅的公路也通了,真不知道以后的锡崖沟,是否还能依然成为“世外桃源”……

后主

太行深处—-王莽岭、锡崖沟日记-1

2006年5月27日 晴,大风

突然间非常喜欢爬山,总想着到各座大山去爬一爬。当然了,雪山是不在这个范围里面的,因为没有那个胆量。印象中也已经很久没有写过旅行日记了,不知道是自己懒了,还是缤纷的生活扰乱了自己的思绪。

不过,当我终于踏入山西陵川的王莽岭,晚上躺在营盘村农家小院的床上时,感觉在这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地方,自己才能真正静下心来,虽然房间外面警惕的家犬不时在狂吠……

本来是计划上个星期就来的,如果不是公司的临时工作安排,也不会推迟了一个礼拜。不过迟也有迟的好,上火车时北京还在下滂沱大雨,但是一觉醒来,已经是碧空如洗。顺着华北平原金黄的麦田远眺,还可以看见屏障似的太行山,那就是我这次的目的地。

在新乡下了火车只能赶上7:40去陵川的过路车,正好有足够的时间吃个泡面再打个盹。汽车出站时只有三个乘客,虽然一路上有上有下的,但是也一直都没有坐满过。

出了辉县以后就开始爬太行山,山路弯弯,当然还少不了数不清的长长短短的隧道了。其中一条叫朝阳洞的更是印象深刻,又长有黑,而且里面还积满了汽车的废气,在里面多呆一会儿恐怕都会窒息身亡。而最壮观的当然就是陈家园水库边上的挂壁公路了,事先毫无征兆,开进去以后看见悬崖边上一个接一个的采光洞,才知道这就是那硬生生凿出来的公路,心情那个激动啊。更棒的是出洞以后竟然在另一边的山崖上飞落下来一条瀑布,让我恨不得让司机马上停车。其实之前在经过三郊口水库的时候,风景已经是美得让人想跳车了。垂直上下的山壁下面,竟然是一湾碧绿的秀水,一刚一柔的搭配简直让人叫绝。光是经过的这两个地方,已经让我觉得29块钱的车票简直就是绝对超值了。

到了陵川县城,又马不停蹄地上了一辆准备去王莽岭的班车。本来今天就是准备花一整天时间在路上的,但没想到现在顺得超出我预计,才两点一刻,我已经来到了王莽岭的大门了。景区里面的宾馆还在修,只有到最近的营盘村里投宿农家,10元一张床吃饭另算,没有别的选择了,不过也还算干净便宜。

扔下东西马上上山,走旅店大婶指的近路上景区步行道,不过迎面就看到“昆山隧道”的入口。难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昆山挂壁公路的入口?莫非公路的另一头就是锡崖沟?不过第一个问题我就答对了,但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却弄错了,公路的那边是南坪村,锡崖沟在另外一个方向呢。

从隧道口左边的小路爬上景区的步行道,眼前的景色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全都是直上直下的悬崖峭壁。心情突然非常激动,迫不及待地在阶梯上跑上跑下,寻找最佳的观赏角度,但是壮观的景色却是一步一换,下一个地点永远都觉得看起来更漂亮。站在悬崖顶上的亭子里,忽然就看见了那条昆山挂壁公路。仿佛是一条项链,被人镶在了峭壁上,一个个密集的采光洞就好象是项链上的珠子,从头一直连到尾。真是难以想象,那时候的村民是花了多少代价才能完成这样一条可以堪称奇迹的公路啊,而且在太行山里,象这样的公路还不止一条,可见当时的人们是多么渴望走出大山。不过现在科技发展了,大山里面有个更多更加安全平坦的水泥路、柏油路,这些当年花大力气修建的挂壁公路,有很多也都已经荒废不用了。

王莽岭景区的步行道修得非常好,一路蜿蜒在太行之巅,站在山顶极目远眺,确实令人心旷神怡,忍不住想大声呼喊。不过那些峭壁实在是太高大了,相机的取景框竟然都不能从顶到底地照下来。但是另我惊奇的还有山上的植被,除了陡峭的悬崖以外,山顶山谷全都被非常茂密的树木所覆盖。我还一直以为太行山到处都是石头呢!

一路走走停停,花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到山顶的游客中心,一看地图发现才走了一半的路。看天色还早,赶紧到另一半去看看。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这边的景色更美,一道道山崖仿佛被人劈开一样,直落看不见底的深渊。不过因为这一边的悬崖都是面东的,现在都背着光,相信早上面光的时候再看肯定更漂亮。

经过观日台的时候发现有人扎营,估计是等看明天日出的。可惜我出来的时候准备不足,长袖衣服只带了一件快干衣,不然的话我也想一早上来看那被称为一绝的“太行日出”,看来只好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来了。急急忙忙地绕着步行道走马观花了一圈,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早上一定要上来再走一遍,因为早上顺光时候看的绝对比我现在看到的景色要更为漂亮。

下山的路可真够长的,先是下了几百级楼梯,接着是绕到头都晕的公路。幸好给我找到了一些捷径,不然真不知道要绕到啥时候。回到旅店已经六点半了,中午没吃饭早就饿得不行了,可惜只有鸡蛋炒面,竟然把满满的一大碟全都吃完了。看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是个晴天,看来运气还真不错……

后主

玛吉阿米的一壶甜茶-3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1683年出生在西藏门隅,是五世达赖洛桑嘉措圆寂一年后认定的转世灵童。不过由于当时握有实权的第桑嘉措和对西藏起监护作用的拉藏汗政治权利斗争激烈,所以在五世达赖圆寂后,第桑嘉措一直隐瞒事实,没有公布达赖圆寂的消息,继续以达赖发言人的身份行驶权利。直到五世达赖圆寂15年后,才被迫公布消息,并将早以认定的仓央嘉措恭迎到拉萨布达拉宫坐床,正式成为六世达赖。

不过,由于仓央嘉措已经在门隅自由自在生活了15年,对于突然间强烈的身份转变和充满清规戒律的学习生活表现出极之不满的情绪,因而经常化名为宕桑旺波,在晚上潜出布达拉宫,流连在拉萨城里的酒肆民宅、大街小巷。

正是仓央嘉措这样放浪自由的生活,激化了西藏两派的争斗,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一直在与第桑嘉措争夺西藏政治权的拉藏汗,上书当时的清朝皇帝康熙,表示仓央嘉错是第桑嘉措立的假达赖。康熙皇帝为了西藏的稳定,一直努力调停两派之间的斗争。但是在越演越烈的政治斗争下,仓央嘉措最终还是被迫在1706年被押赴上京朝觐。

根据史书记载,仓央嘉措在被押送到青海湖附近的时候,就因病圆寂了,时年24岁。不过另有版本说仓央嘉措在青海湖附近的时候,就偷偷逃走,而后一直云游四方,最后在64岁的时候圆寂于内蒙古的阿拉善。

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仓央嘉措始终在西藏人民的心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特别是他创作的情歌,反映了西藏普通人民的生活和情感,因而传颂至今。

后主
2005-5-30

玛吉阿米的一壶甜茶-2

每个喜欢去玛吉阿米的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人喜欢在三楼喝啤酒晒太阳,有人喜欢坐二楼喝甜茶发呆。我是属于后一种。

通常二楼窗边转角的那张桌子是最受欢迎的,很多人都喜欢坐在那里,看着脚下东南两条八廓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而且一坐就是大半天。

不过,我却偏好坐在窗边最角落的那张桌子,叫上一壶甜茶,将自己封闭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面,让已经成为现实的西藏继续在我的脑海里面天马行空。傍晚的阳光将身子晒得暖洋洋的,看着街上的人拖着长长的影子,绕着大昭寺走了一圈又一圈。

翻开玛吉阿米的留言本,感受着别人的幸福、兴奋、悲伤,不知觉中,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主角。每天,我都在本子上面写下一篇日记,不过没有署名。我不想刻意去寻找自己的记忆,或许很久以后再翻看的时候,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心情,把自己当成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夜幕降临,桌上点起了酥油灯,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这个时候,似乎更适合两个人在一起窃窃私语。可惜我一个孤家寡人,所以只能够对影自怜。

到拉萨几天后认识了一帮人,常被拉去光明喝一毛钱一杯的甜茶。不过每到下午,我还是喜欢逛去玛吉阿米坐坐,叫上一壶甜茶,然后慢慢写我的日记、明信片。无他,只是喜欢拉萨那温暖的夕阳照在身上的感觉,然后让缺氧的大脑引领自己堕入故事里面,化身为一个个虚幻故事里的主角。

离开拉萨前的那天,我却没有去玛吉阿米喝茶,只是在最后一次走八廓街的时候,站在街上凝望了她一眼。其实,我早已许下诺言——我一定会回来的……

后主
2005-5-30